足迹

093 陛下好猛(1/1)

本就虚弱的汐妍哪里听得这话,这次的事件她真没什么错,从犯都算不上,她很无辜的。

“父皇好凶,我害怕……”眼睛眨巴眨巴,打算挤几滴眼泪出来,期望他看在自己这么可怜的份上,高抬贵手,大人大量饶了她这一遭。

陛下凝眸看了她半响,蓦地一笑,温柔委婉地说:“这会儿怕还嫌太早。告诉父皇,冥蝶关在密室里,你怎么找到的?你跑去密室又想做什么?还有手臂上的伤……那么长一道口子,怎么来的?”

看着他瞬间由面色阴沉变得和暖可亲,汐妍脑中一根弦顿时绷紧,酝酿了半天即将成型的眼泪也吓了回去。

然而,他下面的话教她本来就绷紧的弦……断了。

容色倾城的男子悉心地替她掖好被子,极其温柔地说:“妍妍想胡诌也没有关系,父皇就没指望你会说实话。不得不说,你闯祸的本事越发精湛了,你师傅病着,暂时拿你没办法,父皇呢,也没太多时间端正你的行为。这样吧,过几天等你伤好了,父皇请你皇爷爷的师傅秦阁老亲自教导你,接受三个月的皇家正统教育,妍妍没意见吧?”

一听秦阁老的大名,汐妍脑子缓慢地,迟钝地转了几圈,干脆又晕了过去。

看着某妍重新闭上眼睛,良久,陛下转过头,看向林九幽,淡淡道:“璟羲在何处?”

林九幽回道:“闯进密室的除了妍妍,还有熙丫头和司空府那位小小姐。几个孩子放跑了三只冥蝶,各自去追,那位小小姐功夫不错,倒真给她追了回来。只是熙丫头被冥蝶的尾毒刺扎了,比妍妍的伤更麻烦,默璃拦了璟羲先给熙丫头解毒,这会儿怕是赶不过来。”

皇玄凛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默了片刻,道:“解毒还需多久?”

“逼毒加炼制解药,最快也需两天。”

闻言,皇玄凛暗叹一口气,要等上两天,妍妍的手臂就废了。

“罢了,罢了,你也别去催他。妍妍被咬伤的毒没有大碍,比不得尾毒刺,为她剖肌续脉,朕也可以试试。”

妍妍的经脉受损有两个原因,一是蝶王啮齿咬伤,二是血脉受阻气血不畅所致,若是能将经脉搭接疏通,那她的手臂自然可以恢复如初。

可是,妍妍体质与常人不同,迷药对她毫无用处,而且,剖肌续脉,点滴不慎即经脉尽断,需得受者意识清明,稍有不适需当下停止,以保万全。

其中苦痛,绝非一般人所能忍受。

“准备准备,去默璃的西暖阁。”皇玄凛霍然起身朝西暖阁走去,空留诸人一道雪白孤绝的背影。

*

林九幽将一切备齐赶到西暖阁,皇玄凛早就高坐楠木交椅等候在那处了。

他指了指内室,吩咐道:“去里头挑一个人出来。”

林九幽进了内室,当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里头有几个女子,皆是玥默璃新近调教的细作,个个国色天香,倾国绝色。

他不禁感叹了一番:陛下为了妍妍可真舍得。

能让七星楼主亲自调教的,那必然是万里挑一、天赋异禀的的好苗子,如今为了那小祖宗,陛下竟下得去狠心挑这几个姑娘下手,可见其慎重。

其实皇玄凛也是迫不得已,汐妍天生灵体,与她肌理相似的女子实在难找,她那几个姐妹又动不得,除了这几个千挑万选,带些灵气又用灵药养起来的女子,怕是在没有更合适的了。

再优秀的细作,也抵不上汐妍的一根头发,他自然是舍得的。

此刻,皇玄凛俯视堂下那早已昏过去的身姿婀娜的绝色佳人,凉薄的凤眸里半点犹豫也无,点起药鼎里备好的迷香。

林九幽将薄如蝉翼的匕首放在灯火上熏烤了片刻,待到合适了才将其奉上。

皇玄凛接过匕首蹲下身来,手起刀落便在那女子嫩滑娇白的手臂上滑下深深的一道痕迹。

剖开肌理,寻到经脉,皇玄凛细看其走向、粗细,甚至它们互相牵连交错的方式。

看了好一会儿,半眯的眼眸里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给这女子敷上药,只待半日之后的恢复,若是无碍,妍妍的手臂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并未将那女子的经脉损毁,只是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其中的细微精妙。

陛下高才,过目不忘对他而言再简单不过,这下只要看看恢复之后的手臂会留下什么不妥即可。

“当”匕首被抛到地上,陛下起身,头也不会道:“给她缝起来,带去静室,敷上生肌草,明早若是无恙再带回来。”

*

翌日,陛下罢朝了。

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他不想上朝,所以就罢朝了。

昨日陛下离开后,汐妍便醒了,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打了一肚子的腹稿等着他审问,可直等到第二日起床也没见着人。

想去玥默璃的院子看看小熙,还没走出房门就被神出鬼没的影卫拦了下来,于是她明白,她被关禁闭了。

瘫在椅子上,瞅瞅袖子里被绑成捆线猪脚一样的右手,又瞧瞧窗外的阴雨天,叹道:“唉……真是无聊啊。”

99999“这才一天就闷了?”一道淡漠的嗓音悠悠传来。

汐妍原本就不太喜庆的脸僵了一下,又立马堆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昨晚去哪了?不回来也不说一声,害我一宿没睡。”

一进屋就瞧见她玩变脸,陛下心下不禁哼哼道,还能去哪,小熙追的那只冥蝶飞出了皇宫,我不得去给你收拾烂摊子。

汐妍笑靥如花,心头却是在想,一晚上都不管我,该上朝的时辰现身,肯定没什么好事。

父女二人对视僵持,一旁的林九幽只得咳嗽一声,冲汐妍道:“你皇叔没空,陛下来给你治伤,还愣着做什么,躺床上去。”

汐妍这才想起自己的右手还废着,醒悟过来赶紧谄媚笑道:“父皇这么忙还得操心我这点小伤,我很惭愧啊!”

昨晚暖薰就将要剖肌续脉的事儿给她说了,还灌了她几大碗补药为今天的手术做好准备,只盼高才的陛下能够妙手回春。

陛下见着汐妍那副硬扯出来的笑容就不爽,也不啰嗦,径直开始准备动手。

他那冷淡的神色弄得人心下惶惶,磨磨蹭蹭半天,汐妍终是挪到了他跟前。

看着她那副忐忑的摸样,陛下就止不住心头的火气,指着他的龙床,生硬道:“躺下!”

汐妍刺溜蹿上床,乖乖躺下。

“袖子。”陛下也不多话,只拿眼神示意她自己动手把袖子撩起来。

汐妍犹犹豫豫许久,脸上那硬扯出来的笑终是垮了,哭丧着脸,哀求道:“咱能不治吗?”

轰隆隆,细雨下了许久,一声惊雷,窗外的雨势顷刻间就莫名大了,瞬间变成了瓢泼之势,哗啦啦的声响衬得屋内死寂一片。

陛下坐在床边,连动作都不带半分停滞,专心致志地选用合适的金针,眉宇之间依旧淡淡,黑如鸦羽的长睫遮住了眼眸,让人看不清其中意味。

汐妍以为他没听清楚,小心翼翼地瞧着他,低声央求道:“父皇,咱别治了吧……”

陛下这才抬头,面颊侧过少许,似笑非笑地睨着她:“理由。”

汐妍咽了咽口水,目光闪烁,一手揪住锦被拧绞了半天,最后嗫嚅道:“人家怕疼嘛……”

“哦?”陛下斜挑长眉,这一个字吐得意味深长。

听他除了那个“哦”字便再也无话,汐妍本不以为然,可时间久了,心头也渐渐揪成了一团。

十分小心地察言观色却又并未发现异常,于是她斗胆继续道:“这点小伤其实算不了什么,我敢保证最多一个月就会自动恢复。再说,剖肌续脉这等大手术就算没疼死我,也必然能要了我半条小命啊。”

“我会让你疼死?”陛下蹙眉,面色依旧淡淡:“你的保证我还听得少么?又有哪一次因为你的保证让我省心的?”

汐妍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话来。

陛下不再跟她废话,坐到她身边,抽出一根金针,准备动手。

汐妍只得遵从,挽起袖子,任他宰割。

“躺好。”见她将头搁在自己腿上,陛下眼角一跳。

“不要!反正又不妨碍你,让我躺一下有什么关系。”侧了身子,脸贴着他的大腿,心想要是疼得受不了,就一口咬下去。

陛下哪有不了解她的道理,将她的身子掰正,严肃地警告她:“老实点,你要是敢咬,我就把你的嘴封起来。”

委屈地瘪瘪嘴,怕他这会儿失控来个说到做到,汐妍不得不老实。

剖肌续脉,只想这四个字便知其中苦痛。

不久前还因为疼痛拒绝手术的某妍安静躺着,任陛下动作。

刀口在臂上游走,痛极。

她额头上皆是汗水,暖薰不停地帮她擦拭,却在锦帕离开时又见到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陛下目不转睛,心无旁骛,全神贯注盯着她的伤处,双手灵活地动作着。

汐妍两眼瞪了老大看着他,过了很久,才颤声道:“受不了啦……好了没?”

陛下冷冷瞅她一眼,见她疼得嘴唇都青了,到底还是心疼得紧。

“受不了就叫,怕什么?”看她忍得万般辛苦,他皱了皱眉头。

汐妍勉强笑了一下:“我要是叫起来……受不了的就是你了。”

陛下瞥着她:“你可以试试,看我受不受得了。”

“啊!”汐妍突然惨叫起来,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那她也没必要跟他客气,不给咬,折磨一下他的耳朵也算捞点利息。

“啊!呀!哎!嘿!噢!吱!呃!嗷——”她扯着喉咙乱叫一通,嗓子都喊哑了。

陛下含笑点头,捏着一根金针在她眼前晃了晃:“叫得还不错,很动听,继续。”

那天上午,没有人敢靠近卿凰宫正殿,有不明真相的八卦路人暗地里激动不已,根据那引入遐想的叫声,十分有才的自行补脑——

没看出来啊,看起来清心寡欲的陛下,神仙般的人物,大白天的,居然玩这么重口,好猛!

------题外话------

思想不纯洁想歪的孩纸,自己面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