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477章 真相(六)(1/1)

第477章 真相(六)

这个想法实在太禁忌,段敏敏有点无语凝噎,都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不应该见多识广吗?怎么看女人的眼光就这么单一了了。

虽然杜钰瑢是真的好看,满墙的油画避无可避,段敏敏毫不费力就能把她的容颜尽收眼底。

画中的浓眉大眼完美的勾勒出了杜钰瑢灵魂的不羁,眼底的光芒有自信、有泰然、也有疏离,仿佛任何事情都进不了她的眼,更左右不了她的心。

丰厚的嘴唇带着一点上翘,那如镌刻在唇角的笑容晕染了她磅礴的气势。

似乎她就该是这般大气而雍容的,连油画的笔触都为之折服,如果这就是她给亚摩斯的感觉,那画中的真人又该如何的动人心魄了。

一个异乡女人,独自来到一个绝不普通的国外家族,却能十年如一日的保持着悠然的气度,她的心智从没有被家族的纷争磋磨过,这份异于常人的坚定心性,也难怪亚摩斯会对她露出一脸的痴迷了。

若换做她是亚摩斯……她当然,绝对、他娘的、生不出这种龌龊的心思!

能看上自己的嫂嫂!咋得他家族的人都这么不讲究了,是有钱就必须有点见不得人的癖好吗?

按说这种蠢蠢欲动想挖兄弟墙角的心思,不应该讳莫如深吗?

还能把自己嫂嫂的画像挂得天上地下,是嫌杜钰瑢走的不够快,非得在人家身后再恶心一把?

他变不变态呀,段敏敏都想后退一步拉开和亚摩斯的距离了,怕和变态呆久了容易理智坍塌,忍不住啐他一口。

段敏敏在心里默了声你大爷,表面的她恢复如初。

太真实的情绪会影响她虚与委蛇,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任何情感都别想戳破她从一而终的虚伪。

亚摩斯爱不爱杜钰瑢,在段敏敏心中留不下一丝丝触动,跳过最开始的错愕,亚摩斯的一脸深情,在她心中只能浓缩成俩字:有病。

不过情感的扭曲,并不影响亚摩斯的临场发挥,他看着杜钰瑢的画像,突然问了一句。

“段敏敏,你觉得本怎么样?”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不怎么样。”

“你不喜欢他。”

“他需要所有人喜欢他?”

亚摩斯猛的回头:“段敏敏,你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呢?”不小的动静的引得段敏敏挑眉反问。

“真相。”

两道人影一长一短,在灯光的闪烁中停滞了,他们看着彼此,久久。

段敏敏到底没忍住,轻轻呼出了口气,和亚摩斯见面她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就是没想到这人和她会打感情牌。

他在拉拢她,用他自以为是的情感秘密做筹码。

其实有时候也不用把上层人物想的太高端,你以为的商战是权谋、设计、高科技对弈,但往往现实里的商战是打人、绑架、投毒、拔人网线。

知不知道真相又怎么样,完全不影响她和他关系即将的恶劣,段敏敏随口道:“什么真相?”

“不用否认,我知道你知道了,你只是不想让我知道你知道了,否认知道你知道了,反而是承认你知道了。”

你搁这套娃了,段敏敏压着翻白眼的冲动。

“有些真相会令人心碎,你不希望杜德文心碎。”

段敏敏冷着脸,“你很执着这个话题。”

“我们之间还有其他话题吗?”

“那你继续。”

“不阻止我说下去?”

她阻止有效吗?

看着段敏敏请便的表情,亚摩斯似乎很满意。

目光又陷入到油画上,并且开始摩挲着照片,“家族容忍了她这么多年,你说为什么就突然忍不下去了,她在这个家也呆了许多年,不再是刚嫁过来年轻女孩了,她有家族少有的聪慧,她的野心都用在维持安逸的生活上了,她活的那么认真,那么用力但她还是死了,你说到底为什么呢?”

“她死是她的选择。”

“段敏敏。”亚摩斯叫她的名字,用着字正腔圆的国语,“你猜到了真相,那么这个问题你很早就想过了。”

“所以,你在我这来找认同来吗?”

“不如你来告诉我真相。”

“你们真的有病。”

“对,这就是人人敬畏的家族,一群神经病。”

“包括你。”段敏敏笑了,她或许圆滑,但还没有见人就跪的毛病,把她关进来,明天就对她的公司全面进行打击报复,傻逼才继续敬畏他全家。

“是的,包括我。不要和神经病讲道理,顺着我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

“我想要的还是你想要的,亚摩斯,我什么都不会说。”

“放心,我没有录音,不过是希望你敞开心扉。”

“和神经病?”

亚摩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猖狂在笑声中尽显:“你这张嘴确实厉害,脑子反应也快。”

“你也很厉害。”一次次的出乎她的意料。

“岁月的赋予。”

“岁月没赋予你点其他的,比如别脱了裤子放屁。”做都做了,做完了他良心不安呢?骗傻子了,不过是没掌控住局势,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估。

当密码册在强者的手里,家族就无人敢造次,但一旦强者逝去,家族的新生代势必会为了册子斗的头破血流,动荡无数。

他没料到杜钰瑢会自杀,多烈性的女人,干脆利落的用死分化了家族。

现在他后悔了,晚了。

面对段敏敏的咬死,亚摩斯止不住冷笑:“你不亲口承认,这个真相在你心里就不是真相,即使你都知道了,你很看重杜德文吧。为了他连句重话都不愿意说,所以你欺骗他,隐瞒他,你以为你是为了他好,却忘了你对他有过的承诺,你只是在假装善良。”

“亚摩斯,你太激动了。”别TM搞笑了,爱的这么禁忌而深刻,到了威胁他利益的时候,他还不是毫不犹豫的把杜钰瑢害死了,想撇清,他撇的清吗?

“你很冷静。”

“我没那么蠢。用不着引导我,杜钰瑢的死你们每个人都有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