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91.第九十一章(番外)(1/1)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 成越和嵇徐正在一个山上的的森林里溜着大乌龟。

那乌龟特大, 走的也特慢, 周围的两个村民兼导游还时不时从自己身上斜挎的小布袋子里拿出吃的给大乌龟。

嵇徐和成越就这么手牵着手跟在大乌龟屁股后头溜达着。

成越一度想坐那大龟身上, 但被嵇徐给扯着了。

这边信号不是太好, 有时候电话都接不到,但越往山上走的时候, 信号就会越强。

成越这会儿正走到山上, 刚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时候, 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嵇徐弯腰给他擦了一把额上的汗, 把水递了过去, “喝点儿。”

成越正一手拿电话一手接过水仰头喝的时候,大龟爬了过来,慢慢的伸头咬住了他的衣袖。

“哎哎哎!”成越被吓了整个人跳了起来, 抱着嵇徐就没撒手。

两个村民被他的动作给逗笑了,连忙解释,“不要紧, 安安不咬人。”

“那也不能吃我衣服啊。”成越担心的朝自己衣袖看了两眼。

这件衣服是山下买的,他和嵇徐一人一件, 算是情侣装。

“电话。”嵇徐提醒他。

“对对。”成越没来得及看电话上的来电人就把电话接了。

“喂, 成越啊。”陈老师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

“陈老师?”成越有些惊讶,老师这时候给他打电话干什么。

“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啊?我打了好几个了。”陈老师语气轻快。

“我在外边儿玩呢。”成越想到唯一一个陈老师会打电话过来的理由。

高考成绩!

果不其然,下一句陈老师说的就是:“你成绩查了没有啊?全班都差不多给我这里报过信了, 考的怎么样啊?”

“没有查, 我都给忘了。”成越笑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他是真给忘了, 这些天跟嵇徐几个地方玩疯了。

“老师因为担心给你查了,想知道吗?”陈老师笑了笑。

“考的怎么样?”成越笑着偏头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嵇徐。

等电话那头陈老师把成绩说出来后,成越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去。

接着挂了电话,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嵇徐蹲下身去看他。

“高考没考好。”成越叹了一口气,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艺考分数线都没过。”

“那怎么办呢。”嵇徐面上也很难过的看着他,“在家呆着呗。”

“一直呆着吗?”成越问。

“是啊。”嵇徐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笑着道,“正好我缺个天天做饭刷碗洗衣服的,还得拖地擦阳台每天还得遛蛋黄……”

成越:“……”

“小骗子。”嵇徐起身没管他。

“你看出来了……”成越嘿嘿一笑,脸上表情带着傻气,“我演的还挺好的。”

“走吧。”嵇徐无奈笑着朝他伸出了手,“太阳要下山了。”

成越抿嘴笑着,握紧了他的手,借着力站了起来。

已经带着大龟往回走的两个村民,衬着背景的落日的余晖朝他们招了招手。

大龟也停了下来,扭头看着他们。

两人趁着这段时间跑了很多地方,除了每个地方的景色食物,成越收获最多的是各式各样的……裙子……

很漂亮……成越每次收到裙子都这么说,一点儿都不违心的那种。

临近开学报到的时候,成越也没有三天两头的朝他师兄的画室里跑了。

天天就往嵇徐身上粘着,嵇徐上个厕所他都恨不得跟着,不过嵇徐也乐见其成。

倒是唐景看的腻牙,每次一看着他们两个人头贴头手连手的就一阵啧啧啧。

“至于嘛至于嘛!这都合了几天体了!”唐景指着他俩,手都有些颤抖,“你俩不能这样!严重对我产生了生理及心理上的伤害,我要对你们进行控诉!”

嵇徐挑了挑眉,不屑的笑了笑,倒是跟在他身边成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也不是故意非要在嵇徐上班的时候把人抱着,主要是他一想着开学后两人那么久才见一次,就忍不住天天往嵇徐身上贴,总要这儿蹭一蹭那摸一摸身上才好受些。

不过学校离得是挺近,就在隔壁市不远,但架不住天天就在眼前晃着的人,现实猛的告诉你,六七天才可以见一次。

这就很磨人了。

把成越磨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嵇徐这几天很开心,非常愉快。

加上成越比之前听话太多,怎么弄都不反抗,或者说是非常顺从,嵇徐就更身心愉悦了。

时间一晃而过,开学前一天晚上,成越一头汗面色绯红的骑在嵇徐腰间,气息喘的有些急。

时不时没忍住闷哼出来的声音让嵇徐更加用力的掐着他的腰往下压。

成越哼了一声,腰上彻底没力气了,软在了嵇胸前,只能随嵇徐弄了。

“我不想……去学校了……”成越喘着粗气咬在了嵇徐耳边,“我现在就想你了……”

嵇徐低笑出声,直接就着这个姿势,扶着他的腰,把俩人调换了一下位置,把人压在床头,身体力行的告诉了成越不该分心。

第二天一早,成越被嵇徐从床上提起来的时候还百般不情愿。

直到嵇徐把他翻了个身,压在床上脱他内裤的时候,成越才放弃反抗,“我起!我起!”

嵇徐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响亮的一巴掌后转身出去了。

成越委屈巴巴的把自己内裤提了上来,慢吞吞的朝浴室里走了进去。

两人吃完早饭后,嵇徐让成越把把东西收拾完后,又检查了一边再给添了几样东西进去才带着人驱车前往学校。

到学校的时候,时间还挺早,刚刚到中午。

新生到一所新学校报道通常是一脸茫然,好在成越和嵇徐提前来过这个学校,而且在新生报到处看到了成越的老熟人,也是这个系的学长————大胡子欧意。

还是顶着一脸大胡子的欧意见着成越很是高兴的跑了过来,“我刚刚就准备给你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到呢,手机还没掏就看到了你来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呢?你舅舅呢?”

“他去停车了,今天人太多,不好找停车位,我刚刚看到你,就先下来了。”成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长高了你!”欧意也拍了拍他的背。

两人没聊两句就立马哥俩好的互搭着肩膀一边闲聊着一边站在原地等着嵇徐过来

“这么说起来你还是我师兄。”成越一开始并不知道欧意是和他一个系里的。

“你还不知道吧,咱们院长才是你师兄……我师父是院长的徒弟……”欧意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哎……咱俩之间这个辈分差的有点儿大。”

“分两套叫嘛,我不在意这些。”成越无所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你喊我爸爸,我完全不往心里去。”

“你大爷!”欧意在他肩膀上捶了一道。

成越一边笑着往后躲了躲一边心里想着刚刚欧意说的事儿,院长是他师兄?

他师父倒是跟他提过一两句要一起聚个餐,但要么是他师父时间对不上,要么是他时间腾不出来,这件事也就一直不了了之,到现在他师兄们都还没认全呢。

就在两人吗你一掌我一拳要打起来的时候,停完车远处慢慢走过来的嵇徐让两人,不约而同的把动作给停下了。

“舅舅好。”欧意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你好。”嵇徐笑着回答。

成越突然想起上次嵇徐来了一次这个后发生的那些事,他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害怕的不行。

心里一阵慌乱还没有过去,成越嘴就跟开了瓢的木瓜似的说了出来,“他不是我舅舅。”

欧意一怔,没弄清楚成越这是什么意思。

就连刚刚过来的嵇徐也不知道成越怎么突然说这个。

成越捏了捏拳,伸手把嵇徐的手牵了起来,声音小而坚定,“他不是我舅舅,他现在是我男朋友。”

嵇徐闻言眼睛眯了眯,握着成越手的手掌不自主的握紧了。

成越说完又觉得不够准确,想了想又郑重道:“他是我最爱的人。”

嵇徐顿时有些怔住,随即笑着把人给抱住了。

这会儿阳光正烂漫,扑在脸上泛着细细的暖意,两人对望间各自笑得灿烂。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