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七十三章 吴鑫的话让我想到了(1/1)

毛子和另外的俩个小弟脸上露出来恐慌,听到了外面的喊声以后,这俩家伙直接就向门口冲了过去,我和和尚并没有动,这俩小小虾米绝对逃不出去,外面进出只有一个门,能跑到那儿去?

刚打开了门,我就看见外面冲进来了俩警察,这俩人立刻就蹲在了地上。

第一个冲进来的是熟悉的人,小黑,我这货身上穿着便装,一脚就踹在了还在发楞的毛子肚子上面,接着就从后腰上摸出了手铐出来,把毛子扣住了。

和尚微微的有些慌张,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我,我给了他一定稍安勿躁的眼神。

小黑走进了房间里面,看见了我,立刻过来了,“什么情况?”

“狗场的人真是黑啊!你看看我这俩兄弟被打成什么模样了,一个现在吐血昏迷不醒,还有我这个兄弟被脱光了衣服塞进笼子里面,这帮人绑架了我兄弟,还让我拿钱赎人,刚才刷了我两万块钱赎金,但是这帮人还是不放人,没有办法我只就报警了,然后把这个叫武子的黑社会大哥给控制了起来……”

小黑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血,还有昏迷不醒的人,他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情,“我草,赶紧打120……”

武哥想说话,但是却被和尚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

狗场一片混乱,很快更多的警察涌了进来,把人都控制住了。

张所长终于走进了房间里面。

“张哥,张哥,这俩人把我的胳膊给弄断了,快把他们抓起来!”武哥一见张所长进来,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立刻就叫了起来。

和尚又是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面,武哥立刻就熄火了。捂住肚子一阵呻吟。

“把人先带出去……”张所对着身后的人道,这些人立刻鱼贯而入,把武哥抬了出去小黑也和另外个人扶起了还在地上昏迷的那个满脸是血的家伙。

等人都出去了,张所长关上了门,“狗场实际上我早就想整顿了,但是这个武哥上面有些关系,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既然这事儿是出在你身上,我想把狗场整顿了,那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那谢谢你了张叔,我们还用去派出所录口供吗?”我问道。

“不用,回头我让曼曼去找你,你们俩写一份就行了。”张所长笑道。“我的那个事儿……”

“您放心,我回去就安排这个事儿,既然您帮了我,我肯定投桃报李……”我对张所长斩钉截铁的道,实际上我心里面一点的底儿都没有,我能帮个毛啊!不过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出来,就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那就好……”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出来。

“对了,张叔,刚才那个满脸是血的人也是受害者,你看看这个武哥把人祸害成什么模样了,这个麻袋就是刚才装我那兄弟的,武哥把人装进麻袋里面,整整打了几个小时,我那兄弟都吐血了……”

张所长点了点头,“小黑,把人先送医院,你们俩也去医院一下,你的眼睛都肿了,一会儿让小黑带你们都验伤,这个人我肯定重重处理……”

我点了点头,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递给了和尚,“先应付应付,一会儿出去找身衣服给你……”

和尚无奈的点了点头,把我的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小黑,去外面找一身衣服过来,给里面的这……这位兄弟穿上……”张所对着外面叫了一声。

小黑立刻应了一声。

我,和尚,还有那个被打的吐血的人很快就坐上了桑塔纳,小黑在前面开车,我心理面膜一直想着怎么样才能解决张所的这个事儿,这个事儿是我无奈的选择,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就是默不作声,就当已经帮他办了,我听说今年他有希望进步,到时候就看命运了。

二就是我去求人,目前能求的人只有吴念慈,不说她会不会帮我,就算会,她家里面的背景能影响到我们这里吗?

就算能影响到,她家里面为什么要帮我?

如果说因为我救过吴念慈,但是上一次在看守所的事儿,已经把情分用尽了吧!

其他的就是李珂仪的父亲,等等,这些商人根本就不可能影响到张所的升迁。

叹了一口气,我心乱如麻。

“咳咳……我日,这是那儿?”就在这时候,被打吐血的这个家伙悠悠的醒了过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这货立刻就惊声叫道。

“去医院的路上,兄弟你没事儿吧!”我问道.

“哦,去医院了,哎吆,我估计内脏出血了,妈的,今天真的是倒霉到了极点了,对了,谢谢你了兄弟,你怎么称呼?”

“我叫刘莽,这是我兄弟关龙飞,外号和尚……”我说道。

“幸会,幸会,我叫吴鑫,警察来了?把那个叫武哥的人抓起来了吗?麻痹的,不行,老子要找个好律师,我要好好的告他,前面的警察同志,能到法医那儿去吗?我想先验伤……”

不得说这货还是很懂的,直接想先去验伤,他这一身的伤,如果处理的好的话,再找一个好律师,一个故意伤害罪武哥是跑不了了。

小黑回头看了一眼“先去医院帮你们看看,医院傍边儿就有法医门诊,里面的人我认识,一会儿好好给你们三个验伤……”

“这就好,这就好了,谢谢你了,刘莽……刘莽,刚才一听这名字感觉没有什么,现在一说,我说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哈哈……”

他立刻笑了起来,但是笑的有些岔气儿,他又使劲儿的咳嗽着。

“谢谢了,今天这事儿我老吴记在心里面了,以后你有什么事儿,我老吴风里雨里……”咳嗽了一阵他又开口了。

“还是别说话了,我看你喘的厉害,别被打成气胸了……”和尚插了一句话道。这个吴鑫立刻就闭上了嘴。一个劲儿的看自己起伏的胸口。

医院很快就到了,一阵检查,小黑让单子都留好,说是等回头让武哥赔付。我和和尚都没有什么,我是外伤,和尚也是,吴鑫就不行了,肋骨骨折,手臂骨裂,还有内脏有些移位,医生立刻要求住院观察,说是不行就要手术,因为片子上胃区有一片阴影,疑似有些出血……

立刻给这货办理了住院手续,小黑说所里面还有事儿,那个武哥被送到了另外一个医院,小黑也要过去看一下,让我们有事儿随时联系他。还说法医一会儿就会上来病房验伤。

我送了送小黑,等回来的时候,就听见吴鑫一个劲儿的嚎着,“我日你妈的,老子这回丢人丢大了,就一个暗访拍素材,日了狗了,机子被砸了,人也被打了,不行,我现在就给我姐打电话,麻痹的,明天我就让这个狗场上报纸,我让全国都知道这事儿,麻痹的,武子,我日你妈,这一次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听的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吴鑫还有这门路。

“兄弟,你是记者?”我走到吴鑫的床边儿上问道。

吴鑫看了看我点了点头,“刘莽兄弟你能把你的手机给我用用吗?我给我姐去个电话?”

“你姐是干什么的?”我问道。

“我姐姐是省台法制栏目的主编,妈的,这一次丢人丢大了,我姐还不笑死我……”

我心中一亮,好像是摸到了什么,接着问道:“你说让狗场上报纸?”

吴鑫好没气的说道:“这简单,我就在报社工作,龙海日报……”

我立刻掏出了手机出来,吴鑫却没有接过去:“不行,不能给我姐电话,给了这个电话我姐肯定笑掉牙了,肯定让我去电视台上班了,不会让我在报社工作了……”

我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灿烂,坐在对面的和尚很纳闷的看着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看出了他感觉我是傻了!

“吴鑫,你说刚才我是不是救了你?”我问道。

吴鑫愣了一下,“是啊?怎么了?”

“你是不是说以后风里雨里?”

我接着问道。

“看你说的,以后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你只要开口,只要不是违法乱纪的事儿,我都没有二话……”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现在有个忙要你帮一下……”我郑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