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六千零五十四章 父子间的心神感应(1/1)

此时在林子里的四人,仅小宝是本尊,有直播间跟着他,也引得小雪儿、米馨、小龙龙本尊直播间的观众们,也闻讯而来。

观众们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懵圈了。

“别的玩家都打生打死,他们这是在干嘛?野营啊!”

“米馨的本尊,都杀得血流成河,尸积如山,自己也被打残了,无法凝形了,没想到还有一个分身在这里,啧,也是一个老6啊!”

“我家小龙龙也有一个分身,跟在宝哥这里,这波稳了!”

“军哥不是也跟着来了,怎么没见到人影儿呢?”

“我雪也在,哈哈,这可是小雪儿的分身,还在废土世界的时候,就跟小雪儿能心神感应了,现在等于是双线作战了。”

“有宝哥在,这些家伙都要被带飞啊……为什么不能是我?”

“宝哥威武霸气啊,别的玩家还苦哈哈独自求生时,他就有小伙伴们带着大部队来投入麾下了!”

“我宝哥是天生道体啊,气运强大,起点当然要不一样。怎么?不服气吗?憋着!”

……

殷东的章鱼分身,也一直蹲守小宝的直播间,看到屏幕画面,老父亲的心情十分欣慰,儿子长大了,还能照应弟妹了,挺好。

凌老爷子也来到了鹰山基地,这会子坐在山下的水潭边,冲着浮在水面的蓝环章鱼不停的碎碎念。

“……传送道具卡,又没限定人数,一次性传送小军他们那么多人,就多我老头子一个吗?怎么就不能等我过来?”

水潭中,体型又缩小了的蓝环章鱼,慢悠悠的游到岸边,用触须指着直播间画面,传了一道意念。

“老爷子,你去了修仙界能干什么?一把年纪了,学修仙功法也入不了门,还容易被炮灰,还不如留在这个世界,先提升一下实力。”

他就是听小军说了,想带凌老爷子一起离开,才没等老爷子过来跟孙子见面,免得祖孙俩闹什么幺蛾子。

真要是老爷子跟着小军,传送中出了什么事,他可没脸见凌哥了。

刚说到“炮灰”,他就听到小宝直播间里,“轰”的一道巨大轰鸣声炸开,爆开的炽亮光芒横空掠来,轰落在小宝他们所在的林子里。

那一片炽亮的光芒,充斥了整个直播间画面,并有一股恐怖的气机激荡而开,向四周弥漫!

殷东的章鱼分身也不禁猛地一颤,惊骇的看了过去……什么也看不见!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帮不上忙!

焦灼之下,他跟本尊之间的心神感应,又奇妙的自动链接了。

进化游戏副本里的殷东,感知到了章鱼分身看到的一幕,心里也是十分焦躁不安,但急也无用。

幸好这一急之下,他竟然能通过跟章鱼分身的心神感应,直接“观看”小宝直播间的画面了!

小宝的直播间画面上……

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就跟泼上了一大桶浓黑的墨汁,阴黑一片,让人看着心里就觉得十分的压抑。

不大的功夫,一阵电闪雷鸣间,豆大的雨点如密集的箭簇坠落。

直播间屏幕画面的右上角,有一丝微弱的光亮,如同黑夜里的一颗孤星,乍然闪了一下,又消失了。

唯有像殷东这种灵魂力量极为强大的,才能看出那一点孤星闪过的地方,浮现出一极淡的虚影。

张牙舞爪的虚影,像是妖魔出世一般,散发出一种让殷东厌恶又熟悉的……瘆人气机!

“域外邪魔,那是……啧,进化游戏还真是无所不能啊!”

殷东失声惊呼出声,让他直播间的观众们看到了,也猜不出来他指的是什么。

父子同心。这一刻,小宝身处白茫茫的光芒之中,连最近的一棵参天大树都完全看不见了,也亏得他机警,在察觉到不对劲时,就将米馨、殷小姐跟小龙龙都收入了幻月镯

中。

他自己则凭着记忆,腾身向前一跃,精准的落在那棵大树横伸的枝桠上,迅速向上跃起,一直向上……

等到小宝惊觉不对时,他已经连续向上跳跃了不下百次,却没有一次发觉有什么不对劲,渐渐的还沉迷于其中!

他浑然没有想到,就这么一棵树,哪怕长得高大一些,也不至于让他接连向上跃了上百次,还没到顶!

“……小宝,你一直在原地跳,没有移动……白光有致幻的效果……”

隐约间,有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脑中,让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失声惊呼:“爸……呃,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就算父子连心,他也不能大剌剌的喊出来,被直播间的观众发现异常,谁知道会不会引发什么别的变化?

从军哥他们意外传送过来,说过他爸那边的情况,据说那边游戏副本的剧情,竟然还会一变再变的!

若是因为他爸跟他之间,有了心神感应,给彼此所在的游戏副本剧情,又带来什么变化,提升游戏通关难度,就不妙了。

小宝的意念一动,自然有天道法则弥漫而来,隐匿了他跟父亲之间的心神感应,彼此都只有一个念头,就能心领神会,了解对方的想法。

就连殷东也不禁在心头感慨:“天生道体,强悍如斯,还好是我儿子,亲的!”

从老父亲那里传来的这一道意念,让小宝哑然失笑,嘴角也不禁勾了勾。但很快,他的表情都凝重起来。殷东又把章鱼分身从小宝直播间画面上,看到的妖魔虚影,以及所感知到跟域外邪魔一样的瘆人气机,推测那一道妖魔虚影,怕是域外邪魔的一道分身,必须尽

快处理。

小宝可高兴坏了,难得的在心里发表感慨:“老爸厉害了,自己开挂了,还能给儿子分享,不服不行啊!”

殷东感应到儿子大爷心头所想,微不可见的笑了笑,传了一道意念。

“别拍马屁了,老爸也帮不了更多的,还得靠你自己,你还得保护好小军他们的分身,千万不能出纰漏!”

“啧,亲爸啊,你不得让他们保护我,哪怕他们分身尽毁,只要能保住我这个亲儿子就行吗?”小宝故作不满的传了一道意念,语气中似有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