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六百九十五章 不为别的,咱就单纯地好学!(1/1)

这哪是曲江池别墅群?

这分明是天下学问泰斗,经学宗师的大本营!

虽然他们想不明白,王子安是怎么说动这群老先生,在此处置业的,但这群老先生扎堆聚集,确实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

如今,这曲江别墅群,已经成为士林清流,学问大家的象征!

真正把这个问题,推向明面的,还是源于大唐晚报的一篇新闻锐评,上面引用了当今陛下的一句评价。

“曲江别墅,风景如画,大德汇聚,贤者云集,其非才情之所钟,名士之所居乎……”

反应过来就是,这里风景好,有学问有修养的人多,这里难道不是因为风云汇聚,天地才情的钟爱,才形成适宜名士居住的场所吗?

这句话,自然是王子安请宗正卿李素亲自出面,向当今陛下授意的。对于这个,李世民虽然知道自己又被王子安那狗东西当枪使了,可一想到,王子安这一次,是在帮自己改造长安南城,而且还动员手头的人脉,要给自己修

建一座号称要比肩稷下学宫的大唐学府,也就捏着鼻子认了。

很配合。

当然,都是为了大局,绝不对不是因为自己可以从中大赚一笔。

第二天,曲江别墅别有了一个新的名字:

名仕苑!

皇帝钦点,名仕苑!

好好一处卖宅院的生意,气氛不知不觉就悄悄地起了变化。渐渐地开始有人前来拜访王子安,旁敲侧击,目的就想提前在王子安这边敲定一套宅子。开始还是一些在长安定居的豪商大贾,中小家族,但很快,随着有心人的推波助澜,舆论开始迅速发酵,就连长安城内一些名门世家也有些坐不住了,开始

派遣族中晚辈,前来拜见王子安。

但王子安却不见了。不过,长安侯府的管事王猛,却很是礼貌,整天就袖着手,在门房那边侃大山。见有人来,就笑容满面地迎上去,很是礼貌地接过人家手上的拜帖,然后开

始自己那一套以及熟极而流的说辞。

“对不起,我家主人前日外出访友了,没在府上……”

来人不由愕然,捏着拜帖进退失据,有些不甘心地追问。

“敢问贵主人,何时能够回返?”

一听来人这么问,王猛顿时适时地露出一丝抱歉的神情,拱手致歉道。“对不住啊,小人也不知道,只知道我家主人好像是受人之约,去参加一个什么士林的聚会——小人愚钝,也说不清楚,反正听说都是一些有学问的人,等

闲之人,都没有受到邀请的资格……”

说到这里,王猛情不自禁地挺了挺腰杆,眼中露出一丝自得的神色。

就好像,受到邀请的不是王子安,而是他王猛一般。

来人顿时恍然大悟,有些不敢确定地问道。

“难不成是辋川七友会?”

“对,对,对,就是那个什么辋川七友会,我听说啊,能有资格去参加的,无一不是饱学宿儒,士林领袖,能跟着去闻一闻味,都能涨一截学问……”

王猛脸上再次露出悠然神往之色。

来人顿时高山仰止。

“如此,有劳贵管事,等贵主人回来之事,还请贵管事把这封拜帖奉上,就说城南杜家,前来拜访……”

王猛才不管这家哪家的,惯例地上前接过,然后拱手把来人送走。

回到门房,把这拜帖很是随意地往旁边几案上一扔,扭过头来,继续与门房的几位家丁侃大山,指手画脚地吹嘘自己当年,跟着主人横冲直撞的光辉过往。

至于那份拜帖,则更几案上那一大畧,被扔得乱七八糟的拜帖一样,趴在那里吃灰。

……

不过,王猛虽然奉命在此应付前来拜访的宾客,但却也并非虚言搪塞。

此时,王子安真的去了辋川。

而且,真的是受到了辋川七友会的邀请,前去参加了这场被无数读书人推崇备至的小范围聚会。辋川七友会,起源于前隋时期。

当时的士林泰斗,苏绰、徐坚、薛道衡、张文诩等人,每年春夏之交,都会在辋川书院小聚,一众人谈经论道,指点江山,纵论天下大势。

偶尔还会在书院,公开讲学,传经布道。

影响很大。

这群人学问精深,道德文章,皆为一时之选。

随着这群人的影响越来越大,渐渐的被更多的人所熟知。最开始组织这场聚会的七人,却也并不闭目塞听,关起门来玩自己的。

他们是真的在交流学问,相互探讨。

故而,他们每年都会在全国范围内,精心遴选出影响最大,学问最是精深的人前来参加,但遴选的标准却极其严格。

每年有资格接受到邀请者,不过寥寥几人。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别人的标准越高,门径越窄,你越想挤进去。花街柳巷,寻常人家,十文钱一晚上的,越是敞开门地揽客,很多人越是不屑一顾。

可若是做个半掩门,遮遮掩掩,半推半就,价格就翻个几倍。

等到搬到青楼楚馆,挂上头牌的名头,标上一个天价,就有公子王孙打破头地想要一亲芳泽。其实,说到底,就是进进出出那么一点破事儿。

也并不会因为你花了多大价钱,就能玩出什么新奇的话语,更不会因为你的价钱,能多折腾哪怕一分钟。

但就有人趋之若鹜。

总之,这场原本小范围的诗文集会,渐渐地成为一场士林界的胜会。从隋而唐,名头越发响亮,而邀请的标准也越发的严苛。

大唐能人辈出,然而,每年能得到这种小圈子聚会邀请的新人,都屈指可数。

有时候,一连几年,一个新面孔都没有。

而今年,唯一的一个新面孔,就是王子安。

王子安听说过这个集会,但对于自己能受邀参加,原本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前世的时候,他就对这种诗山文会没什么兴趣。

之所以来,其实还是发出邀请的,都是自己所熟知的一群老人,特别是,里面还有自己的好大哥——太上皇李渊。

这个面子得给。

然而,到了之后,看着站在台阶上,巧笑倩兮,目光盈盈地迎接着自己的姑娘。王子安忽然就觉得,大家一起坐而论道,谈论学问,也没什么不好的,年轻人,咱得乐而好学,孜孜不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