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千九百零二章 永寂的过往!上(1/1)

而就在那天皇朝弟子离开没有多久,胖子便是带着一群天骄众来到了这片破碎的天地之间,原本的狼藉被子伯给扫去一空,一人盘坐在空荡的地面之上,似乎在

等待这胖子的到来!

见到前方那子伯,胖子也没有要出手的意思,挥手之间身后的天骄众便是快速离去,留下胖子一人向着对方走去!

“天皇朝的酒,尝尝看!”子伯向着胖子扔出一个酒坛!

“告诉我!为何偏偏带走了他?”胖子坐在了那子伯面前,抓着酒坛望着嘴里倒去!

“为什么不能是他?”子伯反问道:“天皇朝无法镇压那林铮,总是要找一些替代品!”

“这话有点假了!”胖子摇头道:“能被天皇朝看中的,又是你亲自前来...总不会是这个简单的原因!”子伯抬头笑了笑却也是没有解释什么,这群家伙太聪明,只要他开口,怕是就要被推断到了什么,虽然他并不喜如今天皇朝的行事风格,可是不代表他就要叛出天

皇朝!

“承蒙前辈之前的留手...晚辈并不想在这里出手...”胖子望着子伯低声道:“手足情谊总是打过了之前的恩惠!”

子伯笑着点头,他并不否认之前的留手,即便是对林铮动了杀意的那段时间,他也没有赶尽杀绝!

当然如今的子伯还是有些后悔的,若是当初就把林铮给扼杀的话,岂不是现在没有了这么多的烦心事?

“所以还有谁人会是天皇朝的目标?”胖子望着眼前的子伯叹息道:“其实也怪我们自己,早就是被你们当做猎物的我们实在是不该大意的!”

子伯又是眯起眼睛摇头苦笑,这胖子说的没错,天皇朝是将他们当做了猎物,或者说将所有人都当做了礼物,甚至是荒狱放逐其他势力的弟子,又或者是青渊...

只不过不同的是,这天骄众的家伙实在是太出名了,少了任何一个人都立马会被放大无数倍...

“他身上究竟是有着天皇朝怎样的因果?前辈如今很难直说么?”胖子盯着前方的子伯,已经是挥手将一道道金身落在了眼前!

而见状的子伯,只能是望着胖子,将长剑挡在身前表明了态度...或者说这一次他没有离开已经是表明了太多,毕竟已经是放过了这些家伙许多次,这一次...

同样察觉到了子伯杀意的胖子,也放弃了继续询问的打算,或许眼前这子伯仍旧不是本尊,不过可以探查出来的消息或许也不少...一道金芒炸裂而过,眼前的胖子和那计都同时消失在了原地,连同那千余道化身也是同时无踪,随后前方空间便是炸裂恐怖神芒,神芒卷动向着两侧而去将原本

就破碎不堪的天地直接撕裂开来!不止是如此,这天地之间的道法秩序开始逆转,胖子所演化出来的金身开始不断地崩碎炸裂,不过是片刻之间就回到了本体之中,似乎再也无法承受这片天地之

间带来的威压!

望着眼前的子伯,胖子心里升起一丝忌惮,如果说龟祖是林铮之前所面对过最强的敌人,那么眼前这子伯,便是胖子所遇到的最强者!

“看来前辈之前不止是手下留情那么简单!”胖子眯起了眼睛,这子伯的力量简直是让他有些战栗,不过是一次交手,他的身体便是有些无法趁手!

麻的!和子伯纠缠了那么就得苏言,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子伯并没有开口,他不想在这胖子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手中法印捏落,瞬间便是将这片天穹给直接化作了囚笼,随后恐怖的纪元之力凝现在这一片天地之间凝

聚出一根根巨大的图腾,每一根图腾之上都是镌刻着密密麻麻的铭文,随后岁月之力开始侵蚀向前!

胖子不得不开始后退,似乎同样畏惧这图腾之上带来的威压,这子伯身上已经展现出诸多截然不同的力量,而每一股力量在这子伯的身上都是发挥到了极致!

仔细算来,这子伯曾经和林铮交手,道王交手,颛孙归一交手,虽然皆是落败,似乎也不算是落败!

这可就有些恐怖了,胖子连退数步,金芒笼罩周身的每一寸角落,随后祭炼一丝寿元出手抵抗!

一道道拳光不断地打出,四周推动而来的法则之力被拦截下来,只不过整片空间都是被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给来回的撕扯!

远远望过去那胖子和子伯两人的身影都是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与此同时奔赴永寂各处天地的幕观雪众人则是寻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他们可没有要帮助永寂来防御的打算,当然攻击也算是防御的一种!

用胖子的话来说,他们想要从永寂打出去,那么必须要保证这永寂之上的战斗被压制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眼前并非是古朝弟子在出手,可是这破坏力同样不容小觑,迎战的永寂诸强并不能有效的抵抗这群入侵者!并没有着急出手的幕观雪自己观察,之前战斗来得突然随后便是散开,如今再看,这永寂修士和初代生灵的身上确实是有着一道枷锁,似乎在无形之中束缚了众

人的力量!

“这永寂...似乎并没有改变!”幕观雪脸上带着一丝凝重之色,本以为这永寂的黑暗散开了,如今现在看来这枷锁根本还在!

或许胖子还是判断失误了,这永寂真的从来不曾被人看透过!更何况如今的永寂本就不是完整的永寂!

当年的人杰真的只是斩断了永寂和上纪元的链接么?怕是不见得如此,在林铮最初进入永寂之前,这永寂可是以天道加持永寂众人的神魂布下禁制的!

或者说换一句话说,永寂难以承受其他位面的道法秩序,如同最初永寂之人进入到上纪元可是要损耗寿元的,当然进入永寂的修士也是如此!

随着这天道桎梏打开,又有那林铮的不断破局,众人本以为永寂的黑暗已经散去,可是如今看来这黑暗只是换了一个方式笼罩在了众人头顶之上!这才是限制了永寂动用真正力量的原因么?幕观雪将手中道卷打出,身后天骄众修士更是蜂拥上前,战场之上的各家势力强者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马转身就逃

,他们没有必要和对方死磕,反正该掠夺的也已经到手!

传闻打破永寂,便是有了打破枷锁的力量,消息流传诸多老牌势力之间,可是即便是他们也不清楚这永寂之下究竟藏有多少辛秘!或许唯一可以确定的便是当初的永寂确实是从荒狱放逐分割出去的一部分,而这一次荒狱放逐投入兵力最多的战场,不是九域,不是博弈者和天骄众,甚至不是

那青渊...

永寂的溃败比想象之中来得还要迅猛,即便是没有三家古朝那些老牌势力的参与,这永寂怕是也撑不过被荒狱放逐的侵蚀!

另外一处战场之上,沙令州挥手将眼前残破的天地给重新复原起来,这一击没有太多的战斗,似乎对方攻陷了一处早就已经撤离的世界!

偶有几处战斗的痕迹,大多也不过是匆忙迎战所留,沙令州仔细探查了一下这片天地,随后示意天骄众将此地重新布下阵纹!

很快阵法落下,腾腾而起的神辉在那沙令州的操控之下逐渐修补出一座座巨大城池的轮廓,伴随着黄沙落下,一座座巍峨的城池印入了众人的视野之中!恩?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有些古怪,要知道永寂他们虽然没有那么熟悉,却也不是太过陌生,这般的建筑在之前从未出现在永寂之上,也就是说...沙令州所复盘的

并非是不久前被摧毁的世界,而是原本这片天地的真实容貌!

嘶嘶嘶!不少天骄众都是倒吸凉气,虽然无法窥探当初这一界的真实容貌,可是单是这建筑的规模,怕是就不弱于任何一家古势力...

要知道这还是在沙令州可以控制力量不蔓延出去的结果,随着沙令州的双手按落,无尽黄沙也是悄然回到了沙令州的手中!

只不过在他肩头的那嗜血灵虫却好似戒备地盯着什么,可是沙令州目光落下,眼前却是空无一物!

“看来即便是永寂不想要去触碰什么,很多事情还是要被荒狱放逐给掀翻出来了!”沙令州将那嗜血灵虫捧在手里,感受到对方的焦躁和不安!

“告诉所有人...不要和对方死战!”沙令州匆忙离开又是传音道:“你们用最快的速度折返东疆!”

一片荒凉的戈壁滩之上,马光正将目光落到前方一名老者身上,他拦下了想要上前的诸多的天骄众,随后一个人带着笑容向前走去!

“前辈...这是在做什么?”马光来到那老者不远处,而这老者只是伸手不断地将眼前的碎石拨开,随后继续向下,似乎要在这戈壁滩之上挖出一个深坑来一般!而马光也是很有耐心的在那老者一旁等着,只不过在那老者停下手的时候,猛然间向后做了一个手势,没有丝毫犹豫,在场跟随而来的一众天骄众立马掉头便是

要离开!可是...嗡!沙尘弥漫,黄土遮天,头顶之上的天穹开始逐渐变得暗淡了下来,虽然如今的光暗对于众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这光昼突变之间,还是

让在场很多人都不适应!

“前辈...咱们能不能别这样!”马光无奈地说道:“都算是永寂的亡魂了,玩儿这些有必要么?”

“就算是亡魂都记得的事情,却是被活着的人忘记了!”老者抬头望着马光,没有丝毫生机的脸上带着几分寒意!

“前辈说说这不该忘记的是什么?”马光示意众人不要去突围,而是原地防御,至于他则是仍旧坐在那老者身边!

“永寂自有自己的使命...这天道之下遗缺的一角,难道如今就要被如此葬灭?”老者望着那马光低声道:“这不公平!”

“是啊!这不公平!可是这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马光摊手道:“比如我们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还站在了永寂这边被您如此困住,也不公平!”

听闻这话,那老者脸上似乎是恢复了几分生机,随后摆了摆手,四周的风暴骤然间落下,只不过原本空荡的戈壁之上,却是多了一座座起伏的山岳!

“每人挖取一条仙脉...活着离开!”那老者望着马光咧嘴毫无感情地笑道:“这...很公平吧?”

“绝对力量面前,还有机会...这很公平!”马光咧嘴笑道,毫不犹豫便是转身离开,冲着众人挥手!

下一刻这包括马光在内的数万人便是在一片砂石之间开始挖掘,可是这里真的能有仙脉神源么?

虽然疑惑无比,可是一众天骄众却还是望着那马光,便是跟在了对方身后....

远处那老者眸子里的光彩越来越多,随后颤颤巍巍地起身,便是来到了那马光的身边也开始拨弄起来一堆石土...

马光毫不掩饰地侧身盯着那老者,仔细打量对方,去试探对方的来历,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停下!

似乎这永寂如此一战,如此看来的话也不是坏事?马光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真相这东西总是会水落石出!

永寂域外之上,辽阔无比的星域,仍旧是不断地有着各家势力的到来,原本的壁垒已经是千疮百孔,顾此失彼的永寂大军根本无法拦截下所有人!

只不过在源源不断的各方势力进入永寂之后,停留在域外的不少势力老怪物却是发现眼前的永寂位面有了不同的变化,有些难以形容,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有些像是毁灭,又有些像是新生,完全不同的气息从下方永寂之上传出...可在无法探查真正原因之下,各家势力老怪物还是没有贸然出手,毕竟此刻的永寂之上多了一群不怎么讲道理的天骄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