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67.渣男贱女(完)(1/1)

烟雾迷离,朦胧一道高大的身影。英雄手捏战报,恼怒的眉头紧紧锁住。又输了!楚国又输了!苏琦所率领的铁骑汹涌善战,所到之处皆一一攻下。只还差几座城池,楚国就彻底灭国!大手猛拍在桌子上,那是愤怒也是绝望。

‘咚咚’清脆的敲门声突地响起,“主人,杜姑娘所寄东西已到。您是否要过目?”

英雄一愣,浓浓的厌弃眉目传出。早几个月前他便得到消息,杜宁儿被太子赶出太子府。他原以为杜宁儿变成了废棋,哪想这个女子毫不知羞耻,自甘堕落去青楼卖身。每月虽还会寄一些银两过来,但这种从青楼赚回的银两充满肮脏龌蹉。

别说身体去触碰这些银两,哪怕入耳也泛着恶心。要是搁在平时,他压根不会理会,叫管家自行处理。但今时不同往日,眼下楚秦两国大战,楚国虽有大战士兵,却紧缺粮草。为了粮草一事,他已经愁了许些日子,当下这些银子正巧帮他舒缓了困境。

厌恶之色渐淡几分,“把这些银两送到军营去。切记送去之前,要多清洗几遍,切勿玷污了那些军官。”

“是,大人,属下这就去办。”

“等等,这些银子约莫不够。现在是大战的关键时刻,万不可让士兵缺了粮草。你去库房把惠娘的嫁妆也一同送过去,要是问起来就说我的命令。她是豁达贤惠之人,我相信她会理解的。”

说到惠娘,英雄扬起一脸幸福。惠娘样貌虽不如杜宁儿,但出身大户人家、知书达理,嫁妆也殷实,性子也温柔体贴。这样的人儿才有资格站在他睡在身侧,成为与他并肩的女人。

门栏外,一个身形瘦弱的小姑娘,神色慌张不行。她是惠娘的贴身丫鬟,当即把所见所闻告诉惠娘。惠娘死死揪着手帕,脸色一片惨白,末了最后伤心欲绝爬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这就是她的良人?把她的嫁妆送人?她自从嫁给他,兢兢业业打理这个家,一心向着他,唯恐自己妨了他的大事。结果他倒好,今天送多少银两,明天送多少银两。这种只出不入的日子,要不是她嫁妆丰厚早就败落了。现在他更是一口气,把她所有嫁妆送给别人。她本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在家里有兄长父母宠爱,嫁给他以后连个丫鬟都不如……

“别哭了,你嫁妆不是还没送走吗?”柔软的手轻拍她的背。

越想越伤心,眼泪打湿她的衣领,“早一刻与晚一刻有什么区别?”

“那是你的嫁妆。”她抬起惠娘的下巴,温柔地帮她擦拭眼泪,“带着嫁妆走吧,你还有父母兄长,再不济你还有嫁妆。还怕日子过不下去,要是你嫁妆全没了,那日子真的没法过来。”

漂亮眼睛,眼波琉璃。惠娘一阵晃神,自语嘟囔道:“我能带嫁妆走吗?”

“能,当然能。别忘了我就是来帮你的。有我在,你还怕什么?”

惠娘看着面前眼里的女子,心中忽地涌起涌起,抓住她的手,“帮我,我要带着嫁妆离开!”

一双娇柔的手反握住她的手,红唇轻启:“放心,交给我。”眼波流转,带着深深的笑意。要是杜宁儿见到,一定会大吃一惊,为何柳兮在楚国?然而,她没法见到这一幕,甚至自身难保。

她被秦瑾带出青楼,本以为契机到了。她很有信心秦瑾会迷恋上她的容貌,最终会像太子一样,宠她、任凭她索取。可哪想,被带回二皇子府后,她直接被关在了后院的木屋里,连秦瑾的面都没见到。

日复一日的焦虑等待,她等到的不是秦瑾,而是苏琦。她害怕这个男人,总觉得他的眼睛看透了一切,无形主宰她的命运。然而,苏琦只是带走了她,并没有苛刻她。她跟着苏琦来到了楚国,眼睁睁看着苏琦把楚国一座座城市攻下。

无喜无忧,她是楚国人,但她对楚国却没有太深的感情。抛开与英雄的那段美好日子,她的大部分回忆都在秦国,楚国反而更像一个过客。最终,楚国灭亡了!她没有悲伤,隐约间还有一种爽快感。没了楚国,她与英雄两人不用被折腾,不用再分开,英雄也不会为什么大义而抛弃她。

秦王仁爱,楚国灭国后,他没有为难楚国人们,还特许一系列惠策。楚王本昏庸无道,楚国人们过得水深火热。但在秦王的政策下,他们反而过得有声有色。老百姓往往并不会在意到底谁当皇帝,他们更在意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楚国的民心很快被收服,不,应该说,现在秦国上下同结一心,极力拥护秦王。到了这个地步,苏琦认为好戏应该上演了。在楚国灭国前夕,英雄跑到了秦国刺杀秦王,想借以此来动荡秦国的局面。

要是别人,他的刺杀说不定还真成功了。毕竟,他是气运之子,老天都会帮助他。可惜,早在一个月前,秦瑾便登基为王了。苏琦既然一力为他清扫障碍,他自然不能让苏琦失望。秦宇这种不入流的小角色,他从未放在过眼里,只有心情好不好、想不想他活。

显然,单凭着秦宇与苏琦哪点破关系,他就心情很不好。反正,有前太子这个种马在,他不怕子嗣问题。他杀了秦宇,一鼓端了他的势力,用最快的速度登基为王。

现在,苏琦要他配合上演一场戏,别说一场戏,就把他心肝掏出来他也愿意。几个月的相思像洪水一样冲垮了他的心境,他很明了自己心仪苏琦,可是身体上的抗拒像一道沟壑把两人隔绝开来,煞是头疼。

英雄被判处了死刑,行刑的地方在楚国前国都,在这里居住的基本上是前楚国人。巨大的囚车走过最繁华的街道,人山人海地围观。英雄望着这些面容,他们曾是楚国的老百姓,他曾是楚国的大英雄。他们对他本应该是一脸憧憬,可他看到的是厌弃与面无表情。

为何是这样?他不应该是大英雄吗?囚车被打开,他被粗暴了拽下了囚车,一道消瘦的身体忽地爬在他的身上,哭得哀声哀气。他抬起眼,瞳孔微缩,竟然是杜宁儿!这个肮脏的女人!他一脚踢开杜宁儿,满脸写满厌恶。

‘噗’地一口,鲜血从杜宁儿口中喷出。她捂着锥痛的胸口,“夫君……”

“别叫我夫君。”英雄强势打断她的话。

杜宁儿一怔,不再话语,转了一个方向跪了下来,“苏将军,我求求您。放了他,可以吗?他是一个大英雄,大英雄。”

空荡荡地没有一丝回应,她忽地站起身来,抽出一旁侍卫的刀插入了自己的胸口,“以命换命,望将军成全。”

鲜血染红了英雄的眼,他愣在了原地。惠娘那么美好的女子,到了关键时刻,却会为了钱财背叛他、舍弃他。杜宁儿肮脏不堪却愿意为了他死……

“英雄,你可知道你刚才失去了这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从今往后,你便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你走吧,我成全一名痴女子。”秀丽的声音从马车上传来。

英雄猛地一怔,对呀,他还有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他笑了笑,抱起那具曾经觉得肮脏无比的身子,紧紧抱住。利刃刺穿了他的胸口,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裳。他看见一名少女,漂亮得惊人,穿着碎花裙子,向他伸出了手。

他牵住了那双小手,两人一同走下去,一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