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全部杀了(1/1)

赵悲歌哈哈一笑,看着惊恐万分的众人,身形一闪来到了善尸的跟前,笑着说道:“出来这么久,也该融为一体了1

“善也!善也!这一次出来我本想好好的玩玩,谁知道他们竟逼着杀人!我这么一个大善人,又怎么忍心吶1

善尸笑了起来,抬头对着不远处已经愣了一片的众人,轻轻的一招手。

刹那间,赵悲歌的身上光芒大放,两身合为一体,引动天地异象,只见苍穹之上有一道巨大的紫色霹雳从空中降落,刹那之间已经来到了赵悲歌的身上。

轰隆隆!

雷霆劈下,周围诸神见此面色苍白,纷纷退避,一个个的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不是普通的雷劫惩罚,而是鸿鹄界所特有的道劫,是这方天地的大道,为了惩罚有人动用超越了此界的力量,而降临下来的规则之雷。

雷霆有九九八十一道,每一道可封禁一重力量,当九九八十一到道劫难全部降临的时候,遭遇劫难的人,也将彻彻底底的成为一个普通人。

“嘿嘿!这下子赵悲歌可要玩火自焚了1

退到远处的獠神傀儡眯起了眼睛,神色中带着一抹振奋的说着。

紧接着,他扭头看向了周围,只见无相已经盘坐虚空,身上佛光震荡,更有一道道的诡异魔气震空出现,似乎只要赵悲歌一出现漏洞,他就要全力进攻似得。

另外一边,其他的诸神也都在双眼放光,等待着赵悲歌被彻底的封樱

赵悲歌眼中依旧是散发着平静的光芒,他感受着身上忽然多出来的那一道规则禁锢之环,心里面泛起了一抹好奇:“竟引落下了这等东西!不过,禁锢之环又能奈我何1

轰!

在查看了禁锢之环的力量之后,赵悲歌身上气息一震,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紧接着禁锢住他修为的那一道金色的环竟一下子被撕裂开来。

哗啦!

清脆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听的周围的众神眼神一变,一个个的差一点从空中掉落下去。

獠神傀儡见此更是大骂了一声变态,转身朝着远方逃去。

无相等人也都是慢了一步,心里面颤抖不断,也都朝着八方逃命去了。

轰隆隆!

这时,赵悲歌头顶上的雷光越发的耀眼,竟比那大日之光还要刺眼,令人心神颤抖,令人绝望的想死。

“哼!逃得了么?”

赵悲歌看着已经逃到了天地尽头的诸神,讥讽的一笑,抬手朝着身前的一个方向轻轻的一抓。

这一刻,苍穹上的雷光落下,更大的禁锢之力降落下来,似乎惩罚这个逾越了规矩的罪人。

可这一道雷光还未落在赵悲歌的身上,就已经被赵悲歌身上的力量震的七零八碎,当雷光打在赵悲歌身上的时候,连一点的伤害都不曾留下。

“饶命啊1

即将逃出南域的獠神傀儡惊呼了一声,紧接着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爪子,爪子刺破虚空,将他一下子带到了赵悲歌的面前。

獠神傀儡在也没有之前的强大和叫嚣,他卑躬屈膝的跪在了地上,不断的磕着头,高呼着:“饶命!饶命啊1

“你的主人都已经被我抓了,你还在这里叫嚣,要杀我的人!若我不杀你的话,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1

赵悲歌摇了摇头,他看着跪地求饶的獠神傀儡,抬手轻轻的一点。

獠神傀儡身体一颤,突兀间一股莫名的力量从他的体内滋生出来。

他比任何人知道的都清楚,这是獠毒的力量,是他杀掉万毒传承者的绝杀,但此刻这一道他自己的力量,竟然无法操控,在眨眼间变成了赵悲歌的手段,反过来污染了他的血脉,污染了他的肉身以及灵魂。

嗞!

不一会儿,一道白烟自獠神傀儡的体内释放出来,而后獠神傀儡还未在多说一句话,就已经化成了一滩毒液。

毒液在空中蠕动,虽是刚刚转化出来,却已经拥有了灵性。

“去将妖族都给我召集出来1

赵悲歌再一次点在了毒液上,毒液哗啦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和獠神傀儡一般的灵体,紧接着赵悲歌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毒液之灵跪地叩首,赶忙朝着下方的丛林中快速的离去。

轰隆隆!

这时,天空中又响起了更为浓烈的轰鸣声。

“聒噪1

赵悲歌不悦的抬起了头来,看着那即将落下来的雷霆,沉声一喝。

嗖!

只见一道光芒闪烁,紧接着天地间的雷云消散一空,就连那苍穹之上都出现了一丝的裂痕。

隐约间,从那裂缝中可以看到,有一道莫名的力量正在将鸿鹄界保护,且还在干扰着鸿鹄界的规则和天地大道。

“封印的力量1

赵悲歌看了眼那裂缝中滚动的涛涛云层,一眼看穿了其中的精妙,沉声说道。

这封印的力量看起来像是当年神魔大战时,封禁魔族的神人所设。

其实在赵悲歌的眼中,这一道禁制赫然是鲲鹏老祖布置下来的禁制,此禁制封印的是神人的气息,干扰的是神人的力量。

由此可见,鲲鹏老祖是不想让自己在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

如今诸天万界的神人神皇都已经成了赵悲歌的手下败将,还能够威胁到他的,也之后诸天万界之外的人了。

可鲲鹏老祖又是如何招惹上这些种族的呢?

赵悲歌念头闪过,很快又看向了另外的一个方向,抬手轻轻的一抓。

嗡!

刚刚借助秘术逃到无相寺的无相,还未曾开启护宗阵法的时候,一道撑破苍穹的大手降落下来,将无相寺生生的抓破,抓着如同蚂蚁般的无相复又会到了南域。

“赵悲歌,放了我吧!我可以给你为奴!我可以帮你治理宗门!我……”

无相惊恐的看着赵悲歌,苦苦的哀求着,此刻他已经被吓尿,方才那一只大手给他的感觉,竟是天崩地裂,一瞬间坠入了阿鼻地狱。

他也知道,赵悲歌已经强大到了他无法形容的地步。

噗!

“你该死1

赵悲歌冷冷的看了眼无相,不等无相说完,直接捏死了无相。

待杀死无相之后,赵悲歌扭头又看向了其他的方向,心中念头一动,轻轻一叹:“尔等竟敢拿我的亲朋好友来威胁我,这是死罪!统统要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