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倾城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然后等待君煜爵来救她,但是现在时间似乎根本来不及,因为这里的水正在越积越多,已经从脚踝处蔓延到膝盖的位置,要是按照这个速度再过一柱香的时间就能把她给淹没。

冰冷的河水带着刺骨的寒冷,让倾城不由得浑身狠狠一哆嗦,她扶着四周的墙壁,站在一颗陡峭的岩石上面,领口的位置无意间白色的玉骨哨从里面滑落了出来,倾城看着玉骨哨,耳边浮现出了穆景轩的话,“遇到危险就吹响玉骨哨,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出现在你的身边。”

她抿了抿唇,抱着尝试的心态,将玉骨哨从到嘴边,然后用足了全身的力气吹响了哨子,她不知道哨子能不能够传出去,只是清脆的哨声不断的在囚笼之中回荡着,文皇后看着倾城的举动轻笑了一声,“别犯傻了,这里你是逃不出去的。”

倾城没有理会文皇后的话,依旧吹着哨声。

或许哨声真的有点作用,让在外面尾随着倾城过来的穆景轩听到了。

穆景轩追随着哨声,来到了一个陡峭的悬崖,下面湍急的河水,他疑惑着,一旁的寨主急忙的拉住了穆景轩的胳膊。

“主上,万万不可。”

穆景轩看着下面湍急的河水,屏气凝神,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哨声的声音,“派人到四周查看,有没有能够通往下面的路口。”

“主上,这下面乃是湍急的河流,往前便是瀑布,有谁会在这里弄出口。”

“有时候人们不敢想象的事情,就越有可能出现。”

就好比文皇后的事情,有谁会想到文皇后的死不过是一个假死,这一切都是文皇后的金蝉脱壳之计。

寨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派人到四周寻找出口。

山洞之中倾城还在吹着哨子,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穆景轩你一定要出现啊,求你了,一定要出现。

此时河水已经淹没了倾城脚下踩着的石头,转而淹没了她的脚踝,河水上涨的速度,明显要比她语气之中的还要快。

“别白费力气了,这里不会有任何人来了,通往这里的路已经被我炸毁了,想要到这里来除非从上面过来,可是这里是湍急的河流,有谁会铤而走险呢?”

不得不说文皇后也有高明之处,她选择的这个地点确实没有谁会想到。

“倘若我死了,或者我有半点的生命危险,君煜爵一定不会放过你的1倾城恶狠狠地瞪着文皇后。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竟然是最想要自己死的人,以前倾城尚且会心痛,可是现在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心痛的,面对一个要杀自己的人,保命要紧哪里还有别那么多的视线思考别的事情。

话音刚刚落下,只听到外面传来了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不仅倾城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就连文皇后也错愕的转身看了过去。

伴随着淌水的声音,一个身影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倾城望着走进来的穆景轩有些难以置信,她勾唇轻笑,文皇后满脸错愕,显然还没有感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