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狗妖疑惑了,正常情况下,被抓来的人不应该是苦苦求饶,然后吓的屁滚尿流,这个人,怎么这么淡定,还答应跟自己走?

“你千万不要耍什么花招!”

狗妖又恶狠狠的说了句,古争依然很平静,淡淡说道:“你是金仙,我不过一个天仙初期,现在又被你抓来了,我能耍什么花招?”

古争的话,让狗妖觉得很有道理,想想也是,自己可是金仙后期,古争一个小小天仙,又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什么呢?

想通之后,他也不在废话,抓起古争就朝西牛贺洲飞去。

“你堂堂金仙后期,连個飞行法器都没有吗?”

罡风不断吹着,古争有些不满,这是洪荒啊,又不是下界,洪荒的飞行法器不要太多好不好,一个金仙后期,竟然连个飞行法器都没有,很难让人相信。

“没有怎么了,我不经常出门!”

狗妖突然恶狠狠的说了句,又加快了速度,他不是没有飞行法器,他是忘记带了,出来的时候压根就没去申请,只兴奋有任务来了,带着属下就飞来了。

其实他也觉得没有飞行法器很不方便,但这不需要古争来说。

“算了,用我的吧!”

古争掏出一飞行法器,交给狗妖,让狗妖操控,自己则躲在法器中休息去了。

这是一艘船形状的飞行法器,叫飞行舟,在洪荒非常常见,其实也不是古争买的,是他买的东西多,珍宝坊老板送的。

想着拿着也就拿着了,古争就将这飞行舟收了起来,现在倒派上了用场。

有飞行舟,不仅快,还安稳,不用时刻御法抵御那罡风,确实舒坦了许多,就这样他们直到西牛贺洲的地界,狗妖才想起来,古争可是俘虏。

哪有俘虏,这么舒服的?

“起来,起来,你来御舟,我来休息!”

想通这一点,狗妖不干了,叫醒古争,古争则奇怪的看着他,像看傻子一样。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狗妖有些生气。

“我是伱抓来的,你让我御舟,脑袋怎么想的,就不怕我御舟跑的别的地方,比如坊市,我们坊市坊主可是金仙后期,又有灵宝,你是对手吗?”

狗妖一愣,古争说的,似乎很有道理。

他是俘虏,让他御舟,确实不行,但看着古争一直舒适的休息,他就有些不高兴,再次叫道:“不让你御舟,不过你要在我眼皮子底下,不能到里面休息!”

“你确定要这么做?”古争再次问道。

“确定!”

“那行,等我见到派你来的大王后,我就告诉他你虐待我,你应该知道,他们让你请我去是做什么的,到时候我就说很累,做不了东西,所有损失都由你来承担!”

狗妖再次愣住了,古争说的,貌似很有道理。

真不让他休息好,他回去一告状,到时候自己别说功劳,能不被罚都是好的了,就这么恍恍惚惚的,古争又回去休息,狗妖继续御舟。

三天之后,他们到了一片大山,狗妖御舟到山中一巨大山洞前停下,然后侥幸古争,带着古争高兴的往里面走去。

他完成了任务,将厨子给抓来了,可以让这厨子专门给他们做好吃的了,既能提升修为,还能吃到美味。

另外,这厨子做的东西就是好,哪怕自己不吃,也可以卖出去,一天能卖好几万仙石呢,这是他在那个坊市所观察到的。

一天好几万,三位大王也赚不了这么多。

“大王,大王,我把厨子带来了!”

狗妖刚进山洞便开始大喊,没一会,里面有个白面壮汉走了出来,鼻子大大的,在那看着古争。

古争一眼就看出,这是头象妖。

象妖此时也在打量着古争,他身上释放出了大罗金仙的威压,不过古争丝毫未动,也在看着他。

“有点意思,去,将二大王和三大王叫来!”

象妖吩咐了声,狗妖立刻跑了出去,没一会,又来了黄毛狮子精以及犀牛精,三个大妖,全是大罗金仙级别的。

“你就是那做出凝神汤的厨子,给我们先做几盆来尝尝!”

犀牛精刚一来就大吼,三个大罗金仙,一起释放着威压,这压力让那狗妖都不敢抬起头,古争倒是一直很平稳的站着。

“这小子,有点门道啊,能盯住我们三个一起看的可不多!”

黄毛狮子精也在那啧啧称叹,三个大妖,像看猎物一般的看着古争。

“大胆孽畜!”

古争突然叱喝了声,三头大妖猛的一愣,刚想发火,古争身后突然浮现一尊圣像,古圣之象。

圣人强大的威压,立刻让三妖匍匐在地,惶恐不已。

“圣人老爷,我们不知道是您啊!”

象妖在那哭喊着,一旁早已跪下的狗妖完全傻眼了,他带回来了一个圣人老爷?

他把圣人老爷给抓了?

“就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才能活着,要是你们知道我身份,还敢如此,那以为你们现在还存在吗?”

古争淡淡的说着,三头大妖加上狗妖,不断的在那叩头。

“念你们是初犯,可以绕了你们,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今后三百年,你们来做我护山神兽,也算你们的造化!”

三妖都愣在了那里,做圣人老爷的护山神兽,这似乎是很有排面的事。

这哪是罚啊,分明是讲。

“多谢圣人老爷,我们愿意,我们愿意!”

三妖再次叩头,虽然不是所有的大罗金仙都愿意做坐骑之类,但也要看给谁做了,做圣人老爷的护山神兽,那绝对是大多数都乐意干的事。

古争则叹了口气,若不是自己不想提升境界,用得着你们?

三个大妖,还都是大罗金仙境,凑合着也够用了。

“行了,都起来吧!”

三妖加上狗妖,全都晕乎乎的起来了,特别是狗妖,这会心里满是后怕,他居然抢了个圣人老爷回来了,这牛皮可以让他吹一辈子,可关键是,他吹出去有人信吗?

“行了,送我回去,我再不回去,那边要着急了!”

古争淡淡说了句,三大妖抢着要驼古争,古争则鄙夷的看着他们,有飞行舟,干嘛要坐他们身上,他们身上有床上舒服?

到后来,改成三大妖抢着御舟。

古争没管他们,别吵着自己就行。

三大妖御舟,回去要快的多,一天多时间就到了坊市,古争让他们到附近找个山窝窝先藏着,有事再叫他们。

浪浪饭馆,黎明已经突破到金仙,但关注他突破的没有,关注古争的人却很多。

浪浪饭馆的人自己不急,外面倒是有很多人天天催问,大厨什么时候回来。

最让外面人难以接受的是,大厨被掳走没回来,黎浪浪天天还在竞拍,而且价钱一点都不低,只等着大厨回来给大家做。

浪浪饭馆似乎所有人都认定,他们的大厨,很快就能回来。

这就是古争回来所面临的一切,看到黎浪浪一共卖出去了八天的量,古争眼角直抽抽,也不管黎浪浪已经到了金仙境,直接拉出去,将这八天攒下来的打浪浪,全给打出去了。

黎浪浪回来又是鼻青脸肿,但嘴巴一直笑着。

没办法,堂堂圣人就这么有被坑了,敢这样坑圣人的,也没几个,黎浪浪足以自豪一把了。

既然卖出去了,那就做吧,每天做三份,和做三十份区别也不大,就是多放点料的事,也没多费古争什么功夫,看到古争那么快把这些天欠下的量都做出来了,黎浪浪是两眼直冒光。

辛巴则叹了口气,看黎浪浪的样子就知道,他又打起圣人的主意来了。

日子继续,包括黎浪浪他们都不知道,古争这次回去,竟然带了三头大妖回来,在暗中保护着他们。

大妖先盯上了他们,不代表没其他人盯,在古争一次做出几十份之后,又有人心动了。

这次是人族,还是在南瞻部洲,一个大宗仙门。

之前古争每天每样只做三份,让人以为他每天只能做这么多,这次古争被人掳走,又安全返回,一口气做了七十二份,让人终于明白,这些东西,古争是可以量产,能量产,那意义又不同了。

连大妖都能看出,这样可以快速催生一批金仙出来,难道人族就看不到?

逍遥宗,南瞻部洲一个大型仙门,拥有弟子数十万,不过金仙以上弟子并不多,此时的逍遥宗,掌教天一真人正和众位长老商议。

“掌教,我们已经打探清楚了,那些人全部是由一个小界飞升而来,最先飞升的是黎明,古争是最后和一个侯平的一起飞升而来!”

下面一个长老对掌教汇报,这段时间,他们把黎浪浪还有古争的底细都查了一遍。

从下界飞升而来,又没有宗门,那就等于是散人,别说就这几个散人,就是再多十倍,百倍的散人,他们逍遥宗也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没有背景,他们是怎么学会做这些食物的?特别是他们的厨师叫古争,会不会真和古圣有关系?”

又一个长老发言,他还面带忧色。

“就因为他叫古争,便和古圣有关系?在我看来,悄悄相反,这或许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想学古圣,所以改名和古圣一样,你该不会以为,他就是古圣吧?”

“那倒不是!”他们已经确定,古争是从下界飞升而来,那就不会是古圣。

这几个人,已经将正确答案给排除掉了。

“既然如此,我建议早点将他们请来,他的天赋确实不错,万一真被古圣看上,我们可就请不来了!”

一名长老轻声说着,大家都懂他的意思,现在古争没背景,真要被古圣看上,那就等于有了背景,而且是大背景。

“我认为古圣绝对不会看上他,毕竟他的名字有些相冲,哈哈!”

另一名长老则大笑,很多长老都笑了,古争非起个和古圣一样的名字,哪怕古圣看上他,也会因为名字而丢不了这个面皮。

圣人的面皮,可是很重要的。

“既然大家都赞同现在请他们过来,那怎么请,谁去负责?”

掌教正一真人说了句,他一说完,下面立刻哄闹了起来。

一个小小天仙,最多不过一个新晋金仙,对他们来说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吗?先礼后兵,或者直接强行将他们带来,那个坊主敢说一句话吗?

他们是谁,是逍遥宗,有十几位大罗金仙的逍遥宗,不是小门小派。

见众人那么傲气,正一真人也只能叹了口气,将事情交给了一个长老,便匆匆结束这次会议。

这个长老,就是之前大笑的那位。

浪浪饭馆,每天依然只卖三份,现在竞拍价已经都破万了,每天的营业额,都有十几万。

眼红的人不少,不过真敢上门的还没有。

第一黎明毕竟突破到了金仙,他渡劫是排名十二的天劫,他都能顺利过去,没人会把他当一般的金仙对待,有他在,能震慑一些人。

其次,坊主对古争这边很重视。

虽然他也眼红古争赚的钱多,但多归多,连带着他这边也赚了不少,还极大的提高了坊市的知名度,坊主特意派了两名金仙初期帮忙盯着,不能再出现上次古争被掳走的情况了,那一次把坊主也吓的够呛。

有坊主这个金仙后期盯着,一些人也得掂量掂量。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珍宝坊也给了他们庇护。

古争他们可都是珍宝坊的大客户,珍宝坊那是有大罗金仙存在的,古争他们挣的越多,买他们的东西就越多,这样的好客户一定要保护好。

这些天,坊市光珍宝坊,就卖出了两百多万的货物,九成都出自浪浪饭馆。

这样的好顾客,他们怎么愿意让他们出事,所以珍宝坊是放出话来的,等于浪浪饭馆他们罩着的。

逍遥宗那名长老,亲自带弟子来了,然后弟子将探查的情况都告诉了他,对这些,这位长老丝毫不以为意。

珍宝坊再厉害,不过是做生意的,逍遥宗可不是小门小派,又没招惹他们,还真的能为几个顾客打上来?那不可能的。

至于其他人,他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走,今天我们就上门!”

长老带着两名金仙弟子,直接来到了浪浪饭馆,他们也没在外面排队,直接就走了进去,外面刚有人想问,那长老就释放出大罗气息,一下子没人吱声了。

“三位,想要竞拍的话,请先在外面排队,我们的竞拍马上就会开始!”

黎浪浪走了过来,笑呵呵的说着,那长老突然冷哼了一声,黎浪浪身子不自然的后退了两步。

黎浪浪面色通红,这长老暗中使了手段,已经让黎浪浪受伤。

正在后厨的古争眉头一皱,瞬间出现在黎浪浪身边。

“你就是古争?”

那长老也看到了古争,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之前所说的先礼后兵这点,早就被他抛之脑后,对几个没有背景的散修,用得着礼吗?

没有直接抓回去,说是请,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

“你很没礼貌,你妈没教过你吗?”

古争很不客气的说到,那长老眼睛猛的一瞪,多少年了,多少年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了,哪怕同级的对手,也没如此不客气过。

“你,找死!”

那长老突然伸出手,这是想伤古争,虽然他知道不能杀死古争,但伤了古争给他点教训却是可以的。

“滚!”

古争突然叱喝,那长老只感觉眼前一花,再次出现已是半空之中,而他周围,正围着三头大妖,全都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杀了他!”

古争就在那长老的身后,长老猛然转身,愕然发现,自己的神识根本发现不了古争的存在,三头大妖瞬间动手,三头大妖都是老牌大罗了,而这个长老,新晋大罗没多久。

别说三个了,一个他都够呛。

长老连连怒吼,三名大妖却配合默契,没一会他便伤痕累累,三大妖根本不和他说话,任凭这长老不断的怒吼,威胁,每次都是下的死手。

逍遥宗,古争眼中闪过道寒光。

没多久,长老身上便多了不少伤痕,他想跑了,可很可惜,他根本跑不掉,三大妖配合默契,速度又快,然他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一个时辰后,随着一声巨响,长老自爆了。

逃又逃不掉,重伤的他,只能选择自爆。

同一时间,逍遥宗后殿,看守灵魂牌的弟子,呆呆的看着那个属于长老的牌位破碎,灵魂牌是大宗门特意设置的一处地方,每名弟子包括长老和掌教,都会将一丝灵魂之力寄托在牌位上。

哪个弟子死了,牌位就会碎掉,这样他们就可以提前知晓。

长老牌位破碎,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很快前殿,掌教正一真人再次将众长老着急过来,这次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

这位长老去做什么,他们都很清楚,如今人没消息,牌位先碎了,他的结果也可想而知。

这可是大罗金仙啊,是谁,能杀死大罗金仙,让他逃回去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是关键,他们之前查的古争一行人只是散修,可这样的散修,有能力杀死他们的大罗长老吗?

显然不可能,这就说明他们的情报出了问题,如今那长老已经动手了,结果死了,对方什么实力他们却不知道,连门派要面临什么样的危险,现在都没人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