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守护者不属于任何一个世界,他们的任务只是围绕着破坏者。这一刻,米迦勒几乎肯定了面前这人的身份。他是一个外来者,也是一名守候者。只有这样才能解释, 他的功法是遇强则强, 而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功法。

正因为不属于这个世界,才能创造出世界之外的功法。而这个功法正是他一直寻求的答案, 或者说是钥匙。他一直苦于能源问题, 能源是有限的物品,一旦用完了必须要另外汲取。这是一个死循环,因为他们要用, 而他们又不能制造能源。

除非有一类人,他们能制造能源。仅凭手上的能源, 制造出成千万倍的能源。只有这样, 他们可以不用再汲取, 自给自足。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也是最完美的计划。他寻找了不知多少年,这一刻终于找到了答案。

他压抑着兴奋的嗓音道:“你想通过与我过招,提高自己的实力?”

麦尔迟疑点点头, 下意识觉得米迦勒的表现有些古怪。

米迦勒亮了眸子,继续追问道:“你的功法是复制别人力量到自己身上,再成倍增长力量化为自己的力量吗?”

麦尔看向他,抿嘴不语。

米迦勒被他的反应逗笑了,“我只是问问你,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向你发誓,今天我们所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告诉别人。”

麦尔犹豫片刻,最终承认了。除了米迦勒,他找不到更好的人选了。如果米迦勒能主动配合他,那最好不过了。对米迦勒的隐瞒,是出于下意识的警惕;可理智告诉他,他应该如实告诉米迦勒,换得两人愉快合作。

米迦勒笑了,一步步走向他:“我帮你提升实力,你教我功法怎么样?”

麦尔猛地看向他,这就是米迦勒的目的?以米迦勒当前的实力是不可能击败路西法的,更不能把他打入地狱。就算米迦勒每日与他过招,实力增长速度也太过缓慢。即使到了堕天日,他也根本不是路西法对手。

除非米迦勒学会他的功法,继而实力大增,才有可能打败路西法。只是……他沉默片刻:“好,成交。”又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不管今后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能伤害路西法。”

米迦勒一顿,喜笑颜开。麦尔果然是外来者,因为知道历史,所以才想保护路西法。只不过,他与路西法是什么关系?

他道:“可以。冒昧问一句,你与路西法是什么关系?”

麦尔默了,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是兄弟吗?可似乎他们做了很亲密的事。是恋人吗?可又似乎不够亲密……他斟酌道:“很重要的人。”

米迦勒脸上一僵。很重要的人?重要的朋友?重要的恋人?这个范围就大了。只是一个外来者,对一个土著人物产生感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他还有存了几分把麦尔带回星际去的心思。

毕竟他不是功法的原创者,不是最了解功法的人。就算他学会了功法,也不能保证发挥百分百的作用。更何况,这只是他的一个设想,实际操作肯定有需要磨合的地方……

他转一个话题道:“你恨父神?”

麦尔连忙摇摇头。平心而论,他对上帝是愧疚的。不仅是上帝,任何一个他曾扮演的角色都充满了愧疚。因为他曾经占用了他们的身体,挥霍了他们的生命。不管从哪一方面说,他是对不起他们。

米迦勒一字一句道:“那你知不知道路西法厌恶父神?”

麦尔一顿。

米迦勒又接道:“我答应你不会伤害路西法。可如果路西法对父神不敬,我会不惜一切保护父神。你能接受吗?”

麦尔沉默了。尽管他知道这是历史,可还是不忍心看到有人伤害路西法。他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希望你能不要伤害他的性命。”

米迦勒面上点点头,心里却满意极了。他曾怀疑过麦尔的身份,却因为不在意而放弃寻找答案。而现在答案给出了,麦尔就是上帝。上帝与路西法注定是敌人,一个是光一个是暗,永远没法在一起……

*******

七层地狱内,一双白色手套在黑白键上来回穿梭,透过琴弦奏出美妙的乐曲。路西法手扣高脚酒杯,轻轻的动晃着,红酒染红了酒壁。披风落在地上,水蓝的眸子半眯,优雅而绅士。

萨麦尔四人跪在地上面面相窥,路西法陛下这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呢?要说不高兴吧,他还有兴致弹钢琴。要说高兴吧,麦尔失踪好些天了。这几日,整个魔界他们都找遍了,几乎确认麦尔离开魔界了……然而除了魔界,就只有天界了。

“怎么样?”路西法突然问道。

利维坦、别西卜垂下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们级别低,轮不到他们回路西法陛下的话。玛门、萨麦尔两人则脸色极为难看,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愿意出这个头。

路西法开心还好,不高兴说要命就要命,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们又不是嫌命长了,在这个风头上去招惹路西法。

最终萨麦尔被推了出来。他赶紧奋力地鼓掌,一张脸涨得通红,也不知是激动还是怎么的,总之笑容灿烂:“陛下的演奏非常精彩。”

“是吗?”路西法仿佛没有瞧见,自若地举起酒杯,轻抿一口红酒:“可惜,麦尔听不见。”

闻此,萨麦尔心灰如死。完了完了,路西法在问麦尔的事了,说不说实话?要是说真话,路西法非得宰了他不可。麦尔一个大活人,在他的管辖范围内无声无息消失了,留着他还有什么用?要是说假话吧,迟早会被路西法戳穿。不,有可能会当场被戳穿……

一番纠结下,萨麦尔一不做二休,索性把责任丢给玛门:“陛下,我已经派人找遍七层地狱。麦尔似乎离开七层地狱,去了魔界……”

玛门瞪大眼睛看向萨麦尔,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用眼睛吃了萨麦尔。萨麦尔这个王八蛋,自己没种还要拉着他去死。他以前怎与萨麦尔结盟,还妄想给路西法使绊子?现在好了,讨不了好还惹了一身麻烦。

玛门是肠子都会悔青了。然而这世间没有后悔药,路西法正等着他的答案。他咽了咽口水,忐忑的说:“陛下,麦尔没有去魔域,而是直接从七层地狱消失的。”

路西法眯起眸子,笑容像罂粟花一般,危险又充满诱惑。他缓缓道:“你是想说,麦尔去了天界?”

玛门连忙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在天界,要么是忠诚上帝,要么是忠诚路西法。麦尔一声不吭离开七层地狱,显然不是忠诚于路西法。但偏偏路西法又喜欢上麦尔,在这关键时刻他不千万揭开这个伤疤了。

他转了转眼珠子:“麦尔离开七层地狱前,好像去见了莉莉丝。”

萨麦尔正在幸灾乐祸,然则还没乐过头,面色就沉了下去。好呀,玛门这个龟孙子,又拐着方子让他送死。思及此,他赤红着双目怒视玛门,玛门也不甘示弱的回蹬。视线相触,在空气中燃起强烈的火花。

路西法轻轻笑了,圣洁的面庞勾着恶魔的笑容。他道:“真是无趣。”

短短四个字,燃起的火花熄灭了。萨麦尔两人好似被千年寒冰封住,杵在原地身躯发憷。是呀,路西法才是魔王,整个魔界都在他掌控之内,包括七层地狱。七层地狱发生什么事,他是最清楚不过了。

麦尔的离开、他们的结盟……路西法只是不动声色看着他们,像看小丑一样看他们上跳下窜。之所以默许他们结盟,或许正想借这个机会警告他们一番。告诉他们,他才是魔界真正掌控者,任何心思、任何举止……都不要想逃过他的眼睛。

路西法站起身,微微伸出手,一只白色手套迅速飞回了手上。他轻轻击掌,无视跪地的四个人。不一会儿,叮叮当当的铁链声响起,玛门四人惊恐万状,勾着脑袋瑟瑟发抖。

在七层地狱有一种铁链,专门用来束缚灵魂。被铁链束缚后,肉身虽是无恙,灵魂却时时饱受摧残。且灵魂力量越强,遭受的折磨也就越深。玛门四人不约而同心想,路西法陛下,该不会准备用铁链捆了他们吧。

铁链碰撞声越来越清晰,一个女人踉踉跄跄走进来。手脚同时束着铁链,身上衣服破破烂烂,油腻的头发失了原有的颜色,乱糟糟地遮住了面庞。玛门四人看着大松一口气,原来这铁链不是用来对付他们的。

只要不是他们,四人胆子立马大起来,抬头一边上下打量女子,一边思索着:到底是什么人,路西法陛下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对付她。

路西法放下酒杯,另一只手套也立刻回到了他手上。他道:“莉莉丝,我再问你一遍。麦尔走之前,他跟你说了什么?”

莉莉丝?玛门四人瞪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女人,竟然是号称第一美人的莉莉丝?这才一个多月没见,就变成了这副德行?这其中估计与路西法脱不了干系,也只有他才有这样的魄力与手段。

路西法温柔起来,比任何人都要温柔深情;相对的,要是残忍起来,比任何人都要残忍。

几日下来,莉莉丝已经彻底明白了。原来什么萨麦尔、什么魔王玛门全是假的,路西法才是真正的魔界统治者。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要可怕许多,是她见过最可怕的男人之一,而另一个男子则是王子殿下。

不过再可怕的人,有了弱点也就变成了小可怜。路西法居然爱上了麦尔,一个扮演者一个土著怎么会有未来?思及此,她顾不得灵魂的灼烧,掩嘴轻笑起来。

她道:“我告诉你有什么用?你与麦尔是不可能的。他不辞而别,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路西法眯了眯眸子,笑得十分绅士:“我从不对女人动手,你尽管不说。”视线微挪,又道:“玛门,你向来喜欢美人。莉莉丝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玛门回过神,看着莉莉丝歪嘴坏笑:“那当然,陛下放心好了。”他站起身,舔了舔嘴畔:“对待美人,我一直有特殊的方式。”

路西法轻轻而笑,转身回房间去。

玛门打了一个响指,萨麦尔三人也站起身。路西法的话看似是对玛门一个人说的,其实是对他们四个人说的,谁让他们四个人结盟呢。错过了事就得找机会弥补,比如现在。

莉莉丝凝了笑容,看着起身的四人,手指微微泛白。魔界里有太多方法让人说出实话,而她要面对的是四个大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