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番外(终)(1/1)

魔千夜不问所动,抬眼看相魔族神器的方向,周围的地面已经停止了晃动,神器如此动荡,这娃娃的身份无疑了。

只是……她是穆诗诗的女儿,将来如何,他都不会强求,一切听天由命。

“圣女,穆诗诗不要的,继承到这女娃娃身上,看来她和魔族始终都有着关联。”

一只巨大的魔兽从天而降,千里盘腿坐在上方。

魔千夜冷眼看去,金色的眼眸发出妖异的光:“你也对这娃娃感兴趣。”

“岂会,本尊只是想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貌的东西竟然让你不惜拿出魔族至宝贝来相救。”千里说着朝着魔千夜怀中安静的小娃娃看去。

这一眼,那小小的脸儿便将他的视线吸引,胖呼呼的脸颊,白皙的皮肤像个小棉花球一般。

不得不说,千里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初生的小婴儿,那粉嫩的样子让他移不开眼。

魔千夜见此皱起漂亮的眉头,宽大的秀袍一挥将怀中的娃娃挡祝

“护法这人也见了,若没什么事就回吧。”他及其不喜欢他如此盯着她。

千里嘴角勾起笑意,从飞行魔兽之中下来:“魔族神器动荡那可是大事情,本尊身为魔族资质最老的护法,理当来处理这事情。”

“护法?你早已隐退,魔族的事已轮不到你插手。”魔千夜周身寒意散发。

“身为魔族之人,即便隐退了本尊依旧是魔族护法。”

魔千夜金色的眼眸眯起,许是气息太盛打扰到怀中刚睡下的娃娃。

“哇哇……”响亮的哭声在两人僵持之间响起。

千里微微一愣,却不想这娃娃的哭声如此清澈,听起来让人觉得异常的好听。

圣女,魔族这一代的圣女或许有些意思。

穆诗诗的女儿,千里凝视着魔千夜怀中的娃娃,一抹心思转上心头,如此小的东西,看着她成长的历程或许他今后不会太过无聊。

几百年的孤寂,自从被打破,他便不想再回去了。

“不怕。”魔千夜安抚着小小的人儿。

小娃娃小手挥舞,揪住他的衣服,水灵灵的小眼睛越过他的袖子看向千里。

“抱……”几乎不清晰的一个字蹦出,小手抬的高高。

魔千夜有那么一瞬的呆愣,将小娃娃的小手压下:“胡闹。”

“哇哇……抱……”小女娃撇着嘴巴,挣扎着小手,挂着泪的小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千里。

千里心底也甚是奇怪,这巴掌大的小娃娃竟不怕他,不过那小东西的可怜巴巴的样子到让他心中升起几分怜悯。

怜悯?

扣心自问,他千里几百年来杀生无数,竟不知道这心底何时有了怜悯两个字。

“千夜,你也听到了,这女娃娃本尊到是喜欢。”千里抬脚上前,他还真想抱一抱那小棉花球。

魔千夜心底甚不是滋味,半年来这小家伙除了他可谁都不会要,今日竟出奇的让千里抱。

看着走进的千里,他心中甚是不喜,奈何怀中的小娃已经兴奋起来,再三思索嘴中将小家伙交到千里的手中。

“她的身子还未好,小心一些。”冷冷的嘱咐,脸上甚是不悦。

千里抱着那软绵绵的小东西,拧着那滴溜溜转的小眼睛,一种莫名的感觉浮上心头,很是奇怪,那么小的东西要什么时候才成大人。

小女娃咧着嘴巴笑起来,肉乎乎的小手揪着他的衣襟,小脸转头朝着衣襟上蹭啊蹭。

张悦站在一旁看的直瞪眼,这小娃娃这是在朝着千里大人的衣服上曾鼻涕……

“你这个小东西,本尊的衣服可是无价宝贝。”千里看清小家伙的意思,并未恼怒。

魔千夜见此心底好生奇怪,自小便认得千里,几百年来可从未见过千里流出过这种神色,听说他还帮了穆诗诗。

千里如此憎恨千素,如今竟选择帮上穆诗诗,或许他心底的仇恨已不是很深了。

“历来魔族圣女都是要和魔族之主成亲的。”逗弄着小东西,忽然千里冷撇一眼魔千夜道。

“咳。”魔千夜生平第一次被口水呛到了。

“既然这小娃娃是进来的魔族主母,那今后这小东西便由本尊来照看。”

“你休想。”魔千夜伸手便要去抢小女娃。

千里身形一闪,躲过魔千夜的攻击道:“你放心好了,本尊说了,魔族的事情便是本尊的事情,圣女我会好生照顾,定将她培养成出色的魔族主母。”

“千里,你知道她是穆诗诗之女……”

“就是知道,所以本尊才会照料此女,本尊仇恨孤寂了那么多年,让这个娃娃陪我十几年,本尊和她之间的账算是两清了。”

“你……”

“主人,圣女由护法照料于情于理。”张悦上前拦住魔千夜。

看千里的样子定然不会伤害这娃儿,由千里培养圣女,对于他们魔族是最好的选择。

“就是,这娃娃本尊定帮你照看好,十五年之后你只管来沙漠之巅迎娶便是。”千里说着身形一跃上了飞行魔兽。

魔兽翅膀煽动眨眼便直飞上天。

魔千夜并未去追,眼眸盯着那魔兽飞行之处,千里的心思他岂会看不出来,那娃娃由千里护着,身子定恢复的很快,只是,半年的相伴,他心底众多不舍。

只是娶,暗自摇头,一切随天意,强求不得。

“去,命人告诉穆诗诗,娃儿已被千里带走。”

…………

迷雾山林。

山林之中杂草丛生,各类植物皆是长成一人之高,在这树木茂盛的丛林之中竖立着一座金光闪闪的宫殿。

穆诗诗和白慕绯站在高高的宫墙之上朝着下方看去,这一出山林正是当初白慕绯受伤之时她们来过的地方。

这里和当年她穿越之前的树林太过相似了,如今跟着白慕绯到来竟有种回家的感觉。

也难怪她有这种感觉,当初谁能想到在这一片山野之中隐藏这一个巨大的宫殿。

宫殿辉煌比之皇宫更盛,金光闪闪犹如天上宫殿。

“小姐,魔族那边传来信件。”樱落一身黑衣从飞行魔兽上跃下。

穆诗诗和白慕绯对视一眼,接过信件打开,密密麻麻的小子呈现在她眼中。

圣女……果真是圣女。

“说了什么?”白慕绯见穆诗诗神色有些呆泄着急询问。

穆诗诗将信件折起,看着白慕绯眼底有些酸涩,一头扎进他怀中。

“怎么了,是不是桑榆……”

“桑榆被千里带走了。”穆诗诗仰头道

白慕绯闻言眼底一沉:“去沙漠之巅。”

“别。”穆诗诗摇头。

白慕绯眼底竟是不解:“桑榆落入千里之手,我怕……”

“你放心,千里不会伤害桑榆,绯,你应该知道前几日魔族神器动荡的事情吧。”

穆诗诗早已有所察觉了,只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她之前是魔族圣女和魔族的神器有着密切的感应。

“知道。”白慕绯点头却依旧不解:“诗诗,你想要说什么。”

“绯,桑榆是魔族新任圣女,魔千夜和千里都动不了桑榆,你不用担心,魔千夜信件上也说了,将来桑榆如何他都不会强求。”对于魔族穆诗诗多少有些在意。

“圣女……。”白慕绯愣住了。

“绯,既魔千夜都如此了,你我是不是也该看开一些,将来不管如何都让桑榆自己做主可好。”穆诗诗仰头询问。

白慕绯盯着穆诗诗的眼底,半响点头:“好,不管将来如何都让她自己做主。”

穆诗诗欣慰的笑了起来:“魔族那地方也没什么不好,魔千夜为了桑榆都能将魔族至宝拿出来,我很感激。”

“欠下的将来我定会还给他,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我们的女儿,如今她也应该和儿子一样,会咿呀说话了吧。”

“总会见到的,那可是我们的孩子。”

“是啊,明日我派人去沙漠之巅守着,还有,过几日将爹和儿子都接到这里来,今后这里便是咱们的家了。”白慕绯双臂环绕着穆诗诗。

“得,要整个宫殿都是蛇,爹岂不是要被吓坏了。”当然,让她住进来她是不会害怕,她身边的之人便是蛇王,一群小蛇她不会在意。

可是她爹便不一样了,这个大陆蛇是凶险的东西,这白慕绯能幻化人形,爹能接受,可若是花花绿绿的真蛇放在他眼前转悠,她不吓晕才怪。

“放心,名为蛇王国,可并不是其中会隐藏着蛇类,蛇王国带着一种神隐,一般的蛇类只有绕道而行,不敢上前。”

“哦,如此便好。”穆诗诗放下心来,脑袋靠在他的胸口:“有这么一出共宫殿到也不错,没有纷纷扰扰繁琐之事,我们一家也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她们奔波争斗了那么多年,她也累了,如今太平,她到也想感受一下什么叫相夫教子。

“终于能安定下来了,这天你我都等的太久了。”白慕绯拥着怀中之人,这一路上,太多的惊心动魄,太多的心酸,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她吃的苦太多了。

“的确等的太久了,所以我们要好好的珍惜,牢牢的抓住,再也不放开。”

这辈子遇见一个真心爱你,你又爱着的人很难,历尽艰险走在一起,开出花儿结出果实。

在这个乱世,走到这里不易,她定会好好抓稳,永远,永远都不放开……

白慕绯,今生有你陪着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