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云婳并非心胸狭隘之人,前一日的恼意,睡了一夜也就消了。

又觉得自个儿昨儿个的态度的确有些过了,遂让宝笙准备了三小姐喜爱的茶果,用过饭后便带着去了三小姐屋里。

三小姐才刚刚起来,见到云婳,明显愣了一下,想起昨日的事,原先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越发的沉了下去,只拿眼睨了云婳一眼,而后便摇摇摆摆的出了屋子。

“珠云。”她唤,珠云忙上前一步:“小姐,什么事?”

三小姐挑了挑眉,“那一桌子都是什么,看着就倒胃口,撤下去。”

俨然是在使性子的模样,珠云不免翘了翘眉梢,刚要动作却被云婳制止住,而后越过宝笙走到了三小姐的跟前:“三姐姐还在生气呢?”

俏生生的一句,语气带着笑意,显然是在想方设法逗三小姐开心。

毕竟她了解三小姐的性子,要哄她,只能软不能硬。

果然闻言,三小姐的眉眼总算是动了动,抬眸睨了云婳一眼,而后轻哼:“生气?我吗?怎么会?呵--”

死鸭子嘴硬,老话总是不会错的,就像这会儿,三小姐分明已经恼到了极致,却还用那种语调儿来掩饰,云婳不免想要发笑,忍了忍没忍住,噗的一声就笑出了口。

而这一声不要紧,三小姐原本就不高兴,这会儿更是顿时就瞪圆了眼:“你笑什么?”

这赵家的女儿都是美人痞子,三小姐也不例外,哪怕如今生着气,但是一颦一笑却是带着娇俏的意味。

云婳忙摆了摆手:“没,没什么,三姐姐就不要生气了,我不是在笑你。”眼见着三小姐依旧拿眼瞪着自己,也不敢再火上浇油,云婳从宝笙的手中接过了食盒,而后也不管三小姐还沉着张脸,便推攘着她坐到了桌案前。

打开食盒来,将其中的点心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好,而后也挨着三小姐坐下,伸手捏了一块核桃酥递过去,道:“这是我亲手做的点心,三姐姐不是最喜欢了吗,赶紧尝尝。”

其实之于云婳,三小姐这样的性子,她并不讨厌,毕竟这样喜形于色的人,实则内里不会是坏人。

对于美食的诱惑,三小姐一向是没有抵抗能力的,这会儿不免翘了翘眉梢:“这些点心是给我的?”

“嗯。”云婳点头,又往前伸了伸手。

三小姐显然有些迟疑,但是目光又很难从那点心上移开,盯了半晌,最后像是下了决心一般的接过来,本能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唇,却依旧死忍着不肯吃,只是拿眼望着云婳,像是在划清界限一般的说道:“就算你给我送点心,也不代表我原谅你,昨儿个你对我那态度,我可记恨着呢!”

孩子气的语气,云婳忍俊不禁的勾了勾唇,语气依旧轻而缓的点了点头:“是是是,知道了。”

大抵是被阴谋算计的多了,像是三小姐这样没有心计的人,她实在是不愿意当做敌人,哪怕她的性子,很多时候与云婳并不是十分的对路,但是却是稍加退让便能够相安无事的,是以,她大抵是愿意包容的。

三小姐见状,这才将那点心放到了口中,云婳亲手做的,她可是早就上了瘾,这会儿恨不能狼吞虎咽将那一盒子都咽下,一边让人倒了水,一边吃了起来。

早饭就此解决,饭后,三小姐早就消了气,可是面儿上还得装的黑面神,坐在那里,倒是两厢无语。

这会儿珠云在一旁,观察着两人的脸色,忽而开口:“对了六小姐,昨儿个是大皇子来瞧您了吗?说什么了呀?”

珠云是三小姐的贴身丫鬟,云婳与三小姐走得近,一来二往,这丫头也就随意了一些。

听她这样问,云婳也未作他想,只是勾了勾唇角,道:“也没什么,只是大皇子今日要回京,昨儿个是来向我道别的。”

“什么?”珠云还没说什么,三小姐却忽然惊呼了一声,“大皇子走了?今日吗?”

云婳不免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说是今日一早便走,怎么了三姐姐,有什么不对劲吗?”

三小姐这才回过神来,对上云婳不解的目光,忙摇了摇头:“没,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

云婳眯了眯眼。

回去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三小姐把她送到门口便折返回去,坐在那里,却有些怔忪。

珠云在后头瞧着,目光之中是若有所思,沉吟了半晌,上前一步:“小姐,你想什么呢?”

她跟了三小姐也有几年了,了解她的性子。

虽然表面里嚣张跋扈,实际上对待下人还算是宽待,是以说起话来,她也不太拘谨。

三小姐抬了抬头:“没什么。”

“没什么?”珠云翘了翘眉梢,并未因为三小姐的冷淡而退却,反而微笑着打趣,“难道是在想六小姐的话?小姐你不会是在想大皇子吧?”

“珠云!”话音刚落,三小姐就忽然一声厉呵,小脸儿顿时就红了大半儿,望着珠云,道:“瞎说什么呢,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她也就是嘴上厉害,珠云了解她的性子,是以并不害怕,听她这样说,反而笑的越发欢快了起来。

“小姐还害臊了呢!”望着三小姐的脸,观望着她的表情,见她虽然恼着却并非当真,于是这才试探着又说:“不过说起来,大皇子也真是的,回京这样大的事,竟然只跟六小姐道别,却连小姐你的面儿都不见,这样,着实一点情分都不顾及呢!”

闻言,三小姐的眉头一挑,脸色陡然便沉了下去。

珠云一直观察着,眼见着她的脸色难看,知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遂也不再多言,只是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站直了身子。

--

“小姐--”回去的一路上,宝笙那丫头都在为云婳抱不平,总觉得三小姐太过分了,明摆着在欺负自家小姐。

云婳却不在意的笑了笑,温声的安抚着,一路回去了馨月小筑。

“小姐,老爷在里头等你呢!”

刚进门,就见知春快步的迎了出来,云婳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抬脚,踩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过去:“父亲。”

她唤,语气不乏恭敬。

身子却未拜下已经被扶起,赵显明显心情大好,拉着云婳在身边坐下,一向不喜怒形于色的脸庞竟然是难掩的笑意,直看得云婳越发的不解:“父亲,有什么好事吗?您为何如此开怀?”

“哈哈,当然是天大的好事!”闻言,赵显朗朗一笑,越发的欢喜了起来。

望着自己的女儿,语气是掩不住的得意:“下个月皇上生辰,今日大皇子离去之前派人来传了话,让为父带着你进京,你说,这样的恩赐,难道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闻言,云婳却是一愣。

之于她,可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反而更在意的是大皇子,为何会忽然让父亲带着自己进京,这是要做什么呢?

她这样想了,也这样问了,赵显不禁再度大笑。

伸手在云婳的额上敲了一下,言语间是掩不住的欢快:“傻孩子,大皇子待你的欢喜,连为父都看得清楚,难道你还不明白?他如今尚未立妃,特地嘱咐为父带你进京,这意味甚是明显啊!”

闻言,云婳再度惊愕。

大皇子待她的心思她并非浑然不觉,可是她对他却并未有那样的想法,可如今赵显的意思却甚是明显,她不觉得,被吓了一跳。

“父亲,您别开玩笑了,女儿可未曾说过要做什么太子妃,大皇子恐怕也并非那样的意思,您老人家大概是理解错了吧?”

“为父怎会理解错了?”闻言,赵显一声呵斥打断了她的话,“大皇子可是说的清清楚楚,为父也听得一清二白。”

睨着云婳,眼见着她一脸的为难,他不禁眯了眯眼,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的,沉吟了良久才再度开口,这会儿语气俨然已经沉寂下来,语重心长道:“孩子啊,你可莫要犯糊涂,被大皇子瞧上那可是你的福气也是咱们赵家的浮起,他可是将来要继承皇位的人,旁的人,哪怕是王爷,也终究敌不过他。”

云婳不禁又是一阵的错愕,望着赵显的脸,分明平静无波,她却似是听出了话外之音。

旁的人?说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