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123:天籁归来(1/1)

————

过了一会儿,洛书睁开眼睛,指着正北的方向:“我师兄在那边。”

墨亦甄笑了,对洛书的感应没有半分怀疑。只见他并指一点,流云破甲匕带着寒光冲出,直击坚硬的冰层,轰地敲落一块巨冰。他正要继续,身后两道炽火烧起,霍地一声直接烧向冰面,冰层上顿时多了两道深沟。墨亦甄回头看看,不禁笑了,那两道火是洛书和天籁放的,主人和仙宠都这么霸气啊。

就这样,两人一兽在极冷的冰雪世界努力着。半月后,他们轰掉了冰川一角,离深埋在下面的铭澈还有很远、很远。

这半个月他们连话都没怎么说,只是咬着牙施展破冰之术,他们知道彼此都是有执念的人,绝不会轻言放弃。

只是,这寒极渊一天比一天更冷了呢。

这天,冰层和之前一样承受着各种破坏,轰隆隆冰面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些枯燥的声音本来是没有任何惊喜的。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娇喝:“师姐!你居然丢下我自己偷偷跑了,你以为我不会找来吗?”

洛书和墨亦甄抬头望去,只见空中飞来一柄流光溢彩的如意,待飞到眼前,上面蹙着眉的少女一跃跳下,一扭身,又扶着如意上哪看似弱不禁风的青年人下来,嘴里抱怨着:“笨死了,你不是比别人多了根金手指吗,这里这么冷,却要我扶你下来!”

那人也不争辩,寒极渊的风不是一般凛冽,吹得那两人发丝凌乱。那青年人随手拿出个冒着火苗的小暖炉,往那少女手中一塞。少女咬咬嘴唇,道:“看在你还算知冷知热,这次饶了你!”

洛书笑笑,上前打招呼:“铭菁师妹,你来了。”

那少女正是铭菁,她不服气道:“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

墨亦甄也笑笑。“沧澜。你也来了。”

那青年正是沧澜,他笑道:“菁妹找不到洛书师叔,急得去雾凝岛找我师父。刚好我收到你的信,知道你要来这里,便陪她来找找,没想到真的寻见了。”

铭菁气道:“什么师叔?她是我师姐。你要是叫她师叔,那我该是哪一辈的?”

沧澜低笑:“我……习惯了。”

铭菁显然还没消气。对洛书墨亦甄道:“原来你们背着我哥哥约好在这里见面!”

洛书无奈:“我和墨师兄不是约好的。”

铭菁气道:“你不是都忘了吗?”

洛书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于是笑着岔开话题:“刚才听沧澜说,你找不到我急得不行,居然这么关心我?”

“哼。我怕突然哪天我哥回来跟我要人,我可没脸说弄丢了。”她抱着小暖炉,朝那个送她暖炉的人灿然一笑:“喂。既然找到他们了,教我怎么炸冰山吧!”

沧澜不会放炽火。也没法像墨亦甄那样用破甲匕刨冰,可他会炼制仙云大陆最强的灵符。他坐在墨亦甄的火系阵法里,那里有着融融暖意。沧澜打开藏戒,拿出符笔和符纸,运起真元一挥而就。

而后,他又拿出鼎炉,将写好的符放在里面淬炼,灵符便有了双倍的法力。

沧澜手往空中一拍,灵符化作一道金光直击冰山顶端,轰地一声,无数碎冰落下,上面被炸出一个豁口。

铭菁失望道:“我还以为能全炸了呢,原来威力也不过如此嘛。”

沧澜笑笑:“这里的冰不比别处,如果容易炸开,早就找到铭澈师叔了。”

铭菁瞪眼:“那是我哥,你不许叫师叔。”

“呃……”沧澜道,“习惯了,习惯了。”

就这样,几人不停地摧毁着冰层。沧澜说,越到下面,这冰就越坚硬,等挖到万年玄冰,就会更加困难。

又过了一个多月,冰山已经挖了一半多,可是真如沧澜说的那样,冰层几乎刨不动了。

进度越来越慢,墨亦甄的火阵也渐渐地抵御不了寒风侵袭,前一天毁掉的冰层在第二天又生出一半高……他们咬着牙坚持着,哪怕每天在阵中醒来的时候,大雪已没了腰。

某一天的清晨,天籁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谁也没说什么,灵兽都是有灵性的,它知道这里不能久留,走了又有什么不对?

而,有执念的人,是会坚持到最后的。

接下来的工作更加艰难,每个人都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终于有一天,供大家休息的火阵再不起作用,所有的人醒来时都被雪埋到头顶。

洛书凄然一笑说,大家都走吧,别因为我和师兄,长风殿少了个绝世剑仙,天阙宫少了栋梁之才,仙云大陆少了个炼器炼符炼丹的高人。我知道我和师兄都熬不下去了,寒极渊的冰雪再美,也不是个集体殉葬的去处,你们都走,我陪着他就好。

她极其坚定,离开早已不再发热的火阵,一直走一直走,走到那埋着师兄的地方,慢慢伏在地上,满脸的泪。

师兄,只有我看得到,这桃花里的笑影越来越淡,你陪了我这么久,该换成我永远陪着你了。

她闭上眼,就在她打算和师兄一起被冰雪长埋于此的时候,所有人听到一声大吼,一只浑身有火焰流光的大兽从天而降,把主人叼到一边,接着张开嘴朝空中又是几声大叫。

天籁回来了,不是自己回来的。它搬来的救兵,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兽金毛望天犼,还有三界生灵难以接近的九天玄鸟。

当年白知知没有胡说,这是天籁的爹娘。

接下来的一幕,足以让在场的四人目瞪口呆:九天玄鸟振翅长鸣,所到之处冰川消融,化成了海。金毛望天犼一声怒吼,海水被掀起数百丈,急速向后方涌动,在离开九天玄鸟控制范围后迅速重新成冰。

就这样,玄鸟化冰,巨犼移冰。在最后的玄冰底,洛书终于看到了师兄。因为这玄冰,师兄的面容还像从前一般,只是闭着眼仿佛睡着了,在他脸上,竟然还保持着最后那一刻温柔的笑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