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33.番外:四战一行(中)(1/1)

番外:四战一行(中)

日向花水忍不住掩面。

舍人,你怎么会在月球上,还有……你为什么这么冲动地跑下来了。

随着白发青年的喊话,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波风水门齐齐看向了日向花水。在来的那条路上,他们就相互自我介绍过,所以都知道这位陌生人的名字是“日向花水”。

低调不能的花水无奈地上前,“舍人,你怎么来了?”

他的意思是:你怎么跟我一样穿越空间了。

大筒木舍人说道:“你昏迷之后,我找到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他刚说完,忽然满脸奇妙地看向在场不远处的两人。大筒木舍人压低声音,在花水耳侧说道:“是你兄长六道仙人送我来到这个世界的,说你被卷入了这边的空间裂缝。”

日向花水的扇子敲在他的额头上,“结果你就跑来了?”

舍人不恼,亲吻他的脸颊,“我很担心你。”

花水浅笑。

战场上的人被他们秀恩爱的表现糊了一脸,居然有比宇智波斑还豪放的人?

不对,他们为什么要举例宇智波斑。

千手柱间艳羡地说道:“感情真好啊。”

千手扉间扶额,兄长,你就没看出他们之间的气氛不是朋友吗?

大筒木舍人抵达这个世界的时间只比花水晚一步,他掉落的地点是故土——月球。他对这里很熟悉,见到自己的城堡时,还以为是回到了过去。等他去见这个时代的自己时,却发现对方提前昏厥了过去,少年的灵魂陷入沉睡之中。

大筒木舍人浑身冒冷汗,后知后觉地明白不同世界的自己不能轻易见面。

还好这个世界的大筒木舍人灵魂也极为强大,扛下了排斥力。

他在月球上转了一圈,就看见地面很多浮尘,不少漂浮的岩壁都四分五裂。仔细一看,似乎少了一点什么……十尾的封印被解开了!

等等,他记忆中没有提前解开过十尾封印啊!

再用转生眼看向地球。

大筒木舍人被看见的战场惊呆了,自从木叶有他们四个超影级坐镇后,一次大规模的战役都没有发生过了,就算是之前的战国时代,他也没有看见过这么多忍者集体汇聚在火之国啊!那些秽土转生的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里面有他的花水?

不敢浪费时间,大筒木舍人第一时间选择飞往地球通风报信。

最重要的是把十尾抓回来封印!

这才有了最开始的情况。

大筒木舍人一见到花水,就忘记了那些使命,双眼看着花水脸上的秽土裂痕。在别人身上丑死了的裂痕,在花水身上还是那么好看。日向花水白了一眼分不清场合的舍人,却不知道他黑色的眼白,白色的瞳孔组成异样的亡者之姿。

大筒木舍人回过神,“花水,接下来怎么办?”

日向花水说道:“凉拌。”

他把舍人拉向另外一边,边走边说道:“你们继续打,别分心。”

众人:“……”

中途的插曲只能让战场的气氛停滞片刻,后面依然是残酷的生死之争。

在宇智波带土以十尾的力量张狂的时候,日向花水眼皮都没抬一下,如果有求道玉“不小心”飞到了他这边,舍人就会一挥手,以加倍数量的求道玉把东西打飞。

宇智波带土恶狠狠地瞪了他一会儿后就没再管这边了。

波风水门化作一道金色闪光,来到了花水身边,“前辈,能否请你出手?”

他已经看出来了,花水和舍人都不怕那种黑色的力量。但他和初代这些秽土转生的人都不行,一碰到那种力量,身体就会被中止秽土转生的修复力,这对他们而言很不利。

日向花水摇着蝙蝠扇,玩味地说道:“他是你的徒弟,你不收拾掉他,谁来收拾?别开玩笑了,作为一个老师,你至少要有能够揍死徒弟的能力吧。”

波风水门老脸一红,低头说道:“多谢前辈指教。”

他冲回去继续打宇智波带土了。

下一个出现在附近的是千手柱间,千手柱间发自内心地说道:“真是师徒情深。”

在场打斗的宇智波带土和波风水门都脚底一滑。

日向花水忍笑说道:“你也发现了吧,他一直在手下留情,没有杀死波风水门呢。”千手柱间点头,“不然凭借这种超越了查克拉性质变化的力量,秽土转生的身体早就被打碎了。”

不远处,宇智波带土愤怒道:“我才没有手下留情!”

呼啸而至的是四个求道玉!

千手柱间瞅了瞅淡定的花水,往他身边一站,露出笑容。

花水对他的腹黑也了然,看在另一个世界的柱间的份上,他没有拒绝对方的偷懒,而是伸出手,一排九个求道玉从他身边浮现。

一瞬间,他就变成了与宇智波带土相似的白发,额上双角,一身白色的及地长袍。

天上的月亮成为了他的衬托,他站立在满地狼藉的战场,仿佛跨越时光而来。四个求道玉最终化为飞灰,没有人可以在忍界鼻祖之一的大筒木羽村面前放肆,即使宇智波带土有了十尾的空泛力量,他也曾经与羽衣联手封印过最强的大筒木辉夜姬。

日向花水的转生眼平静无波。

仙人锡杖握在他的手上,就像是握住了整个世界的命运。

“忘了告诉你们,我的名字是日向花水没错,但我的另一个名字是大筒木羽村。”

在场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很多,双眼茫然,包括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在内都是这样的表情。唯有宇智波带土下意识地看向了宇智波斑,难掩惊骇之色,他在斑的记忆里知道了几千年前的事情,大筒木羽村是六道仙人的弟弟啊!

这是怎么召唤出来的人?

宇智波斑撇开视线,别问他,他也不知道。

漩涡鸣人的大嗓门响起,“老爸,大筒木羽村是谁啊?”

波风水门尴尬道:“我不知道,应该是一位前辈的名字吧。”

肯定很厉害!

父子两个在关键时候就天然呆了。

虽说有日向花水在旁边助阵,但他也没有直接插手这场“内讧”。最后波风水门体内的阴之九尾之力和漩涡鸣人体内阳之九尾之力共鸣,父子齐心协力,让九尾的力量发挥到最大的程度,苏醒的两个九尾摇着巨大的尾巴,发出中年大叔般吊儿郎当的声音。

“啊呀,竟然要打十尾啊。”

“我们联手吧。”

精神分裂的两个九尾在伪·自言自语后,又统一扭头看向日向花水。

它们异口同声说道:“羽村,你活着你自己上啊!”

打十尾又不是它们的使命!

日向花水斜睨两个九喇嘛,“别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我和哥哥都不管俗世了。”

白发高冷版的他,成功唬住了它们。九喇嘛不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就只能委委屈屈地上阵,顺便把力量借给宿主,攻击自己有史以来的头号天敌——十尾。

不过九尾这一仗打得很有底气,这份信心也传递到了波风水门和漩涡鸣人身上,点燃了他们的信心。谁让大筒木羽村在旁边,他肯定不会对他们两个见死不救。

波风水门悄声问九尾,“九喇嘛,大筒木羽村是谁啊?”

九尾不屑地说道:“你的历史学得真差劲。”

波风水门忧伤。

他在学校都是满分毕业,可他的确不知道大筒木羽村这个人啊!

这个颜色较暗的九尾正要得意地说出答案,就被另一个自己抢走了话,“笨啊,他姓大筒木,是大筒木羽衣的弟弟!大筒木羽衣就是你们忍界的六道仙人!”

羽衣那个老头子有个貌美的弟弟,这点九喇嘛记得很清楚。

波风水门呆滞,“六道仙人的……弟弟?”

心灵世界这么一走神,他险些被不肖徒弟打死,漩涡鸣人吼道:“老爸,不要分心啊!”

波风水门连忙用飞雷神之术闪避掉攻击。

在他们艰苦的奋斗和漩涡鸣人的口遁术下,宇智波带土最终被打败了。宇智波带土战败后,宇智波斑就没有办法继续悠闲下去,他需要带土施展轮回天生之术复活自己。

他暗中命令黑绝去挖眼睛。

可是黑绝没反应。

宇智波斑怒了,关键时候为什么连黑绝都掉链子。

千手柱间使用出明神门压制住斑,笑哈哈地说道:“这次认输吧!”

宇智波斑:“……”

躲在地底的黑绝也很委屈,不是他不想出来,而是羽村在上面,他没有把握能在对方的目光下控制住宇智波带土啊!

该死的转生眼!

说好了死的人,不在黄泉里待着,跑出来玩什么秽土转生之术!

宇智波斑不想搞笑地失败在这种事情上,加大了对黑绝的威胁力度,黑绝一咬牙,为了斑的信任,他只能抓住波风水门不忍杀死带土的时机,冲出去黏住带土的身体。

宇智波带土更加愤怒地说道:“黑绝!”

黑绝:“桀桀,别怪我,是斑的命令。”

这个黑乎乎的东西一出现,大筒木舍人的杀气随之而来。

“这个玩意……有点眼熟啊……”

黑绝一个激灵,控制了宇智波带土半个身体后,有轮回眼的那个眼珠子一转,望向了大筒木舍人。他不认识这个白发青年,但是从对方身上,他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性。

没道理啊,自己又没见过对方。

黑绝不知道的是他在另一个世界,也曾像狗皮膏药一样贴在了舍人身上。

甚至控制舍人伤害了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