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31. 番外:穿到原著剧场版(下)(1/1)

番外:穿到原著剧场版(下)

一转眼,陨石撞地球的恐怖冬日就度过了。

三月,早樱花开。

白发少年拿着要求买到的食材,低着脑袋往前走,如果仔细去看,他的双目阖着,没有睁开看路面。附近的居民看见他都露出怜悯之色,不时地塞给这个俊美少年一些水果和小东西,短短的一条路,舍人手臂里抱着的东西就增加了一倍。

残缺会让人排斥,但大筒木舍人的残缺却是一种异样的美。

他没有其他人的自卑和阴沉,而是神态安宁,如僧人一般让人不禁心生尊敬。更何况他有着一张让女孩害羞的面容,在火之国的都城生活的一个多月里,他甚至收到过贵族少女送的花。

推开房门,大筒木舍人就看见了教导他在地球上生活的老祖宗。

准确来说是用精神力“看到”。

对方已经换了一身有花纹的春季和服,衣衫较薄,绣线精致,衬托出青年修长的身材。他以不变的姿态坐在窗户口,欣赏着外面热闹的火之国。

大筒木舍人痛苦地说道:“今天的午饭又是我做吗……”

他真的不擅长下厨啊!

“傀儡终究是傀儡,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日向花水修剪圆润的指甲划过窗沿的花纹,“你不可能因为脱离了它们的帮助,就无法自己生存。”

大筒木舍人发誓自己更加讨厌地球了!

在月球上,他都是被傀儡服侍,根本不需要为这些事情操劳。

到了地球他就成为平民了!

看见舍人扭曲的表情,花水噗哧一声笑出来,“你该庆幸,至少你没有当忍者,这里的忍者大部分时候都是吃兵粮丸。”

大筒木舍人记起兵粮丸糟糕的味道,闭上嘴,抱着食材去厨房了。

花水走到厨房门口,“上得了战场,下得了厨房才是真正受欢迎的男孩哟。”一刀剁在案板上,斩掉了整个鱼头,大筒木舍人冷声说道:“您答应帮我追到雏田。”

花水的笑容更加温柔多情,“放心,我肯定帮你。”

当着他的面,要追求另一个女孩?

我保证你死初恋!

厨房里发出切菜的声音,花水望着奋斗中的舍人,耸了耸肩回房休息。

与其说他相信舍人不会逃跑,不如说是相信自己的感知力和瞳力。在几公里范围内,舍人除非掌握了时空间方面的忍术,不然休想逃过他的视线。

一个月,舍人的性格暴躁了一点,二个月,舍人的性格萎靡了一点,三个月,大筒木舍人开始有计划地逃跑,被抓回来之后又安分了一段时间。

日向花水也在那一次,变化为白发白衣的大筒木羽村。

大筒木舍人木然。

那一排曲型的求道玉,那额头的尖角,还有最醒目的转生眼都充分提醒了他一件事情。

这是真·爷爷!不是冒牌货!

日向花水没有追究他的问题,带回屋子后,两人一坐一站,而坐着的日向花水以长辈的身份,温和地说出了几千年前的往事。其中包括六道仙人是怎么二缺地闹得家破人亡,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是怎么死磕到底,以及羽村在临死前的遗愿。

【虽然这个世界愚蠢了一点,但是哥哥既然对它抱有希望,那我就支持他吧。】

【我的后裔,利用你们的力量守护地球。】

【不要让它毁灭……】

大筒木舍人得知历史真相时的表情都是懵逼的。

所以说,重点是兄控吗!

日向花水拒绝承认这一个残酷的事实,“地球是你们的后盾,只要呆腻了月球,就可以到地球上来玩耍,多好啊。”

大筒木舍人幽幽地说道:“您以为我还会相信这种话吗?”

日向花水打开扇子,优雅一笑。

“管你信不信,给我老实地待在地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生活在月球。”

“给我听好了——”

他的转生眼散发着强大的瞳力,摄人心魂。

“你是我的后裔,是大筒木一族最后的族人,天生就应该抬头挺胸地生活。舍人,别活得比因陀罗和阿修罗还窝囊,我的后裔绝不比他们差。”

“我……我已经失去了眼睛。”

大筒木舍人的心头猛然一颤,几乎被打碎了孤寂的坚冰。

他在祖先的面前忽然难以抬起头,拳头捏紧。

羞愧,难堪。

“不就是一双眼睛吗?”日向花水的扇尖抬起舍人的下巴,睥睨地说道,“你天生没有双目,实力也不比谁差,转生眼对你而言的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反倒是拥有转生眼后,容易让你走上歧途,过于自大和自负,只会葬送了自己。”

宇智波斑的轮回眼是历尽苦难才得到,舍人得到的太容易,所以心性大变。

大筒木舍人咬紧牙关,“那我该怎么办?”

日向花水说道:“转生眼是仙人眼,你既然没了,就寻找另一种吧。”

大筒木舍人忽然震惊地睁开黑漆漆的眼眶。

另一种……

“仙人体,尸骨脉。”日向花水以一种气定神闲的语调说出秘密。

大筒木羽衣的仙人眼由因陀罗继承,仙人体由阿修罗继承,而大筒木羽村的仙人眼由日向一族继承,仙人体却无人知晓,埋葬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下。

下一秒,花水又不正经地调戏道:“舍人,过来,咬我一口。”

大筒木舍人后退到门口,紧贴着门,一脸看变态的表情。

花水撇嘴。

果然面对心上人和祖宗是两种态度啊。

觉醒仙人体的方式,宇智波斑已经在四战里用亲身体验向大家证明了一遍。比如说在战斗中咬了基友的手臂一口,然后死而复生,呕出肉片,把肉片移植到心口的伤痕上,最后在快要寿终正寝的时候觉醒了千手柱间的木遁能力。

这完全是堪称人类与血统争斗的经典案例,过程惨不忍睹,结局可歌可泣。

幸好花水也具备六道仙人那样,传承给后辈力量的能力。

简称,开挂。

几天之后,大筒木舍人在继承仙人体的阳之力后,骨头发出咯吱的声音,一不小心就骨质增生,一截洁白如玉的骨头窜出了手臂,森冷地暴露在空气中。

舍人对新获得的力量非常感兴趣,就像是小时候玩傀儡一样,十分入迷。日向花水对这个情况很满意,任由他折腾自己的身体,反正有了仙人体级别的尸骨脉后,舍人的身体素质突飞猛进,怎么都不可能把自己玩死。

等到花水开口说出漩涡鸣人和日向雏田即将结婚时,大筒木舍人呆住了。

“雏田……他和那个九尾狐结婚?”

“准确来说是人柱力。”

“不行,我不允许,公主怎么能嫁给他那个穷酸的家伙!”

他早就从雏田的记忆里得知了鸣人的过去,那就是个父母双亡,家产为零,常年吃泡面维生的九尾人柱力!

花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以为你如今比他好多少?”

大筒木舍人噎住。

他的资产都在月球上,问题是没转生眼回不去!

“我有些累了,明天启程去木叶村。”花水没有再让舍人说什么,慵懒地打着扇子,让舍人意识到他给予对方力量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大筒木舍人抿了抿唇,走向厨房,“今天的晚餐我来弄。”

花水愉快地说道:“我要吃麻婆豆腐。”

大筒木舍人:“……”

那种红彤彤的东西哪里好吃了!

第二天,一“老”一少的两人租了一辆马车,前往木叶村。转生眼虽然不似写轮眼那般天生的幻术之眼,可是精神操控方面的技能,也足以让他们两个不惊动任何人就进入了木叶。

日向一族宗家的女儿与未来的准火影结婚,自然是木叶一大盛事。

何况漩涡鸣人是四战的英雄,拯救了世界。

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人很多,日向花水和大筒木舍人混入其中并不难。看着这场盛大的婚礼,还有少年们意气风发的样子,大筒木舍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看着新娘,但新郎不是我#

听上去就惨绝人寰。

日向花水补刀道:“新娘子看上去很漂亮啊。”

年仅十九岁的日向雏田面含粉黛,黑发白瞳,在日向一族当代族长的陪伴下,走向众人。她或许不是同伴中最好看的女孩,但是在今日,她却展现出一个女性一生最美的一面。

只是为了漩涡鸣人。

因为她即将成为对方的妻子,与对方相夫教子。

为此,她宁愿不当所谓的“日向公主”。

在拥挤的人群中,大筒木舍人看着与他擦肩而过的少女,渐渐地垂下头,兜帽遮住了他过于显目的白发,也遮住了他大半的面容。

日向花水在嘈杂的环境里开口,声线意外的冷漠,“不好好看一下她吗?她脸上的幸福,还有眼中的泪光,都在说明着她爱的是那个黄头发的小鬼啊。”

大筒木舍人颤抖着说道:“够了!”

日向花水低笑道:“这是最后的机会,放弃了的话,再抢走她就没有意义了。”

大筒木舍人狠狠吸了一口气。

“她喜欢漩涡鸣人。”

空洞无眼的眼眶下,流出少年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泪水。

“我、抢走她也没有用……”

在万众瞩目下,日向雏田被漩涡鸣人牵起手,露出羞涩的笑容,迎接着大家的祝福。她永远都不知道在人群之中,会有一个小时候就和她有过婚约的少年,她只会记得漩涡鸣人将她救出了苦海,让她不用生活在月球上和不爱的人在一起。

冥冥之中,一种联系在一起的羁绊断裂,支离破碎。

大筒木一族与日向一族的婚约。

变得毫无意义了。

大筒木舍人如提线木偶般被花水牵起,慢慢地走出了人群,离开了这个与他们格格不入的木叶。路过木叶最著名的火影岩时,花水不经意间抬头看向历代的火影。

他露出一丝岁月沉淀的笑容。

没有谁缺了谁就无法活下去,如果有,那定然是让命运都动容的羁绊。

大筒木舍人和日向雏田注定了不是这类人。

他的后裔啊,是翱翔天际的雄鹰,月亮上的王子,怎么可能被束缚在一段失恋的感情里。终究有一天,大筒木舍人会有自己的人生,遗忘掉雏田,有更多喜欢的事物填充空洞的内心。而在此之前,他会用有限的时间好好地教导对方,让这个世界的舍人能够变得更加强大。

木叶村门口,大筒木舍人忽然干哑地问道:“接下来……是回去吗?”

日向花水指向前方没有尽头,没入森林的道路。

“当然不是。”

“我要带你游历诸国,看遍这个世界。”

地球的精彩,远非月球能比,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好好体会风土人情了。

日向花水没说出口的话,大筒木舍人都听懂了,忍不住狼狈地擦了擦眼泪,重新露出笑容。这一刻的他就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大男孩,干净而明亮,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日向花水温柔地说道:“走吧,忘掉这些不愉快的事情。”

舍人……

不论如何,我喜欢你的笑容胜过你的哀伤。

两人走向远方的道路。

飞鸟在森林里叽叽喳喳地叫着,似乎在好奇着两个没有被木叶吸引的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