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8章 番外:回家探亲(中)(1/1)

番外:回家探亲(中)

一通长途电话拨通了岛国的那头。

“你好。”

“他活着?这真是太好了。”

“见面啊……我可能不太方便……好……我会回去……”

在卖包子的小摊上,一个踩在板凳上,戴着墨镜的“老板”拿着电话,细声细语地说着话。他的嗓音犹如婴儿那般稚嫩,但是他的语气平和温柔,让人想到了东方古国的温润君子。

一个猴子顽皮地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尾巴勾着主人脑后的麻花辫。

“嘟——嘟——”

风挂了电话后,唇角一直翘着。

没有什么比得知徒弟还活着这种事情,更让他开心了。

猴子趁机抢走他的帽子,风无奈地说道:“里奇,把帽子给我。”

身穿着紫色唐装的孩童看着自己的宠物,满是长者的包容,说不出的违和感。像风这样的人,里世界共有七个,他们都是遭到了诅咒的。

世界上七个领域的最强者,如今只是七个婴儿的模样。

风把帽子重新戴上,墨镜挡住脸,包裹得严严实实后才开始收摊子。大蒜肉馅的包子显然在日本不怎么流行,他在这里看着过往的人群快一天,也没有几个买了。正当他要走的时候,一个黑色西装的小婴儿跳到了他面前,卷翘的鬓毛在耳朵边格外可爱。

“ciaosu.”

“里包恩,我要回国一趟,一平拜托你照看一二。”

风见怪不怪地笑着说道。

里包恩歪头,黑乎乎的眼睛看着他,“看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风答道:“我的大徒弟活着,将近二十年没见过了。”

“二十年啊……”里包恩低叹,二十年前他们还是正常人,“有事我会通知你的,不用担心。”他重新扬起纯洁的笑容,手往上一抬,好似玩具的□□顶起帽檐。

这一刹那的举动,说不出的绅士和优雅。

里包恩。

黑手党第一杀手。

同样,他也是风的友人,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对象。

伪造身份后坐上飞机,风坐在对他而言宽大的座位上,怀念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他已经有几年没有来华夏了。

这些年他为了找到解除诅咒的方法,奔波在世界各地,几乎断绝了和国内的联系,一平还是他的故人塞给他的徒弟,怕他一个人过得太凄凉。

怀着一丝复杂的心情,风一下飞机,就在宠物寄送的地方认领了自家的猴子里奇。里奇发出吱吱的叫声,亲昵地抱住风的脖子,风看向四周,机场里大部分都是黑发黑眼的华夏人,他们都认出了自己身上的唐装,报以亲切的笑容。

但由于他的身材过于矮小,不少人都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他。

风的心中苦涩。

自己这样的姿态,怕是走到徒弟面前,徒弟也不认得自己吧。

他往前走去,准备先到花家一探究竟。

还没走几步——

一道白色的影子挡在了他的面前!

连身为武道高手的风都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毫不犹豫的把他抱了个满怀,“好久不见,师傅。”清风明月般的笑声在机场里响起,顿时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旅客们不同于吓傻了的风,纷纷以惊叹的表情看着来者。

对方有一头柔顺的黑长直,发梢剪得平整,与一身白色的唐装组成古典的韵味。

他的容颜秀丽,好似芍药花开,明丽温柔。

好一个唐装美人!

随后在他的后面,身穿黑色唐装的白发少年从后面走来,用中文磕磕绊绊地说道:“风……师傅,我是舍人……初次见面,您好!”

风:“……”

里奇:“吱吱!”两个美人!

日向花水朝自己呆住的师傅笑道:“我是花水。”

他宛若没有看见风年幼的外表,把师傅风在地上,蹲下身,莹白的瞳孔直视灵魂。

“风师傅还是和以前那样帅气啊。”

婴儿的外表下,是强悍而修长的灵魂,黑发青年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嘴唇削薄,明明是冷峻的五官却被风本身的气质柔和,变成春风迎面般的舒适亲切。

风忽然微笑起来,与灵魂一起露出日向花水最熟悉的笑容。

“花水。”

师徒重逢,人生一大幸事。

恢复花家嫡子身份的花水,使唤起仆人来轻描淡写。一辆加长版豪华轿车停在门口,两个穿短打劲装的男子下车,开门,恭恭敬敬地迎接花水、舍人,以及新到来的风。

大筒木舍人一路上都忍不住在偷偷看风。

他很想问的是——

花水,你师傅为什么是婴儿啊!

车子没有开往花家,而是停留在一家百年老店面前,华夏人谈感情的地方永远少不了餐桌,日向花水也不例外。日向花水走出车子,为风拉开车门,“风师傅,我知道的店不多,这家店还是您以前带我来的地方,就让我在这里为您接风洗尘。”

风被花水和舍人一前一后迎接,微妙的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很明显,花水已经脱胎换骨。

不论是陌生的白发少年,还是已经换了个皮囊的花水,他们眼中的自信和周身沉淀的气息,都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接触的水平。尤其是花水,风刚看见他时忍不住联想到了一位华夏退役的老将军,那是一种历经战场、百战而不悔的人才有的味道。

他的这个徒弟,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成长了。

在饭桌上,三个人少了一些拘束,花水打开自己东方版的折扇,骨子里的放荡不羁又暴露出来。他笑吟吟地说道:“我们这样好像是一家三口啊。”

正在喝茶的风差点喷了出来。

大筒木舍人最近才学习中文,只能勉强听懂几个字,可怜兮兮地看着花水。

花水侧头跟他用日文解释了一遍,舍人才恍然大悟。

风有些惊讶,“这位是日本人?”

花水摇头,“凑巧是用日语说话罢了,他是外星人。”

风:“……”

你能告诉我哪个外星球的人是说日语吗?

舍人继续两眼茫然。

花水用他独有的轻松语调,把自己穿越以来的经历讲了一遍。重点是如何用美色拯救世界,勾搭到了这个月球上的王子,让他把聘礼全部给了他,导致身无分文,最后只能入赘到他家。

风听得囧囧有神,实在没办法把这件严肃的事情认真看待,他忍不住同情地看向俊秀的白发少年,对方下意识的对他露出笑容。

纯净的,不含任何利益和欲/望。

大筒木舍人盈亮如星子的眸中,满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风相信了。

他徒弟确实干得出这种缺德的事情。

这一餐饭吃得风心情很好,二十年来的郁结也消散了不少。徒弟的经历再离奇,他自己的经历难道就不离奇了吗?在花水没有任何轻视的眼神下,风心中一轻,感觉到了徒弟即使转世轮回之后,也认可自己的暖心感。

“我被人坑了。”

素来有君子之风的风,第一句话忍不住这般说道。

“在二十年前,我和其他几个人收到一个神秘人的邀请,对方把我们请到意大利的一座深山上,当时我们都艺高人胆大,没有太过担心就赴约了。”

日向花水蹙起眉头,记下这一点,只要时间够,他可以帮风宰了那个人。

风垂眸看着杯中漂浮的茶叶,带着岁月的怅然,“后来对方发布了一些任务考验我们,我们在各自的领域上都很自信,齐心协力之下,任务很容易就完成了,然后对那个神秘人的兴趣更浓了,但我没有想到最后一个任务的陷阱,让我们全栽了。”

他用婴儿的大眼睛看向徒弟,“我们抵达山顶后,被一道亮光罩住,之后身体剧痛,再次清醒过来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小了,身上佩戴着一个奇怪的奶嘴。”

“这一变化,就是二十年。”

“竟然是这样……”

日向花水的笑容收敛,面对这样的话,他没有办法再笑出来。

从一个正常人,变成畸形的永不长大的婴儿,这需要承受的心理压力何其大。但是风还是那个他认识的风,没有被困境压倒,与自己依旧能谈笑风生。

“师傅,我想给您检查一下。”花水认真地说道。

“好。”风没有拒绝徒弟的好意,坦然而温柔地看着徒弟今世的容貌。

大筒木舍人从花水的口中得知了一遍经过,不由惊讶地打量这个婴儿。他使用瞳力,转生眼穿透人体表层,清晰地看到这个婴儿周身环绕的强大“气”,以及旺盛的生命力。再往里层一步,凭借他的瞳力,只能隐约看清楚一个灵魂的轮廓。

是成人没错!

这世上居然有如此恶毒的诅咒!

日向花水握住风的小手,默默占了昔日美人师傅的便宜一次,“风师傅,我和舍人如今都拥有一部分很神奇的力量——”比如说操控月球撞地球的能力,“只要能解开诅咒,我们一定会帮您解开。”哪怕是过了请假日期也要完成!

风浅笑着说道:“能见到你,我已经很高兴了,再多的……我并不奢求。”

大筒木舍人见到他的笑容,再次明白花水身边的人都是怎样的。

太温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