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7章 番外:回家探亲(上)(1/1)

番外:回家探亲

为了让舍人能够在木叶立足,日向花水帮他申请了忍者编号。村子建立不久,原本的编号000001是宇智波斑,000002是千手柱间,000003是千手扉间,000004是日向花水,但是日向花水为了不让舍人吃亏,毫不犹豫地用人脉关系给他插队。

于是,原本000005的人被替换掉,变为了日向舍人。

看到自己变了的忍者编号,猿飞一族的族长猿飞佐助哭了,日向一族的族长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花水满意地摇着扇子。

我就是这么霸道,你奈我何。

这么滥用职权的下场,就是他隔天被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联手拖去了一号训练场,三个人混战,打坏了一片场地后,才把这件事情摆平。

舍人看见花水回家后,脸上有伤,当时就变了脸色。

隔天又是一场混战。

千手扉间接到二次修复场地的金额,暴走地想要干掉这四个人。

但是,他——打——不——过!

不仅是实力突飞猛进的花水,那个新加入木叶的白发少年,也是稳在超影级的范畴内,木叶村内部的实力排名,扉间一下子就从内定的第三名被甩到了第五名,悲伤逆流成河。

日向花水是又得了美人,又涨了实力,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何况他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叔叔”。

每次一提这个称呼,两个人的表情就格外精彩,连带着是千手柱间弟弟的扉间也一脸漆黑。因为千手柱间在他们几个人里年纪是最大的,结果最大年龄的千手柱间居然在转世前最小,最小年龄的花水则辈分力压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晋升到了长辈的级别。

舍人也对花水可怕的辈分很是纠结。

为了和花水亲热,他只能硬着头皮无视这一点了。

结果,花水顺便告诉他,他还拥有上辈子的另一份记忆,年龄不算太小,两辈子加起来当舍人的叔叔的辈分也足够了。

舍人欲哭无泪。

为什么大筒木一族的祖先都喜欢玩转世!而且转世不止一次!

日向花水对此不做解释。

毕竟黄泉呆腻了,出来兜兜风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某一天,花水搞定了日向一族的族务,继续用调戏舍人的方法来放松身心。在族长的大宅里,他用扇子挑起舍人白皙的下巴,悠哉地说道:“我的母亲辉夜姬,你也见过了,但是我上辈子的家人,你应该都没有见过,有没有兴趣去见一见?”

拒绝承认自己改姓的大筒木舍人,疑惑地问道:“是见你的父母吗?”

日向花水颔首,“嗯,我有办法打开通道。”

过了这么多年,他反而记挂起上辈子对他极好的父母,还有老师。拥有大筒木羽村记忆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在忍界挣扎的日向花水了,他完全可以出门去异世界旅游一趟。

大筒木舍人露出笑意,握住他的手,“一起去。”

日向花水若有所思。

大筒木舍人问道:“怎么了?”

日向花水把扇子戳到他的胸膛上,恶趣味地压住敏感的乳/尖,“忽然发现你脾气温和了很多,果然是地球的水土比较养人吧,舍人?”

大筒木舍人沉默片刻,把扇子挪开,说道:“那是被你磨出来的。”

日向花水含笑道:“你在诽谤我?”

大筒木舍人以看透人生的语气,忧伤地说道:“没有。”

花水乐不可支。

在自己身边,果然只有舍人这么有趣。

大筒木舍人也没有任由花水调戏而不反抗,他抬起手,抚摸着花水的脸颊,看着烛光下秀色可餐的美人,“不管你去哪里,我都陪你,你也陪我一辈子好吗?”

“一句话就想要我的一辈子?”

“那我用下辈子,下下辈子,换你这一世。”

大筒木舍人浅笑。

“好啊,下辈子、下下辈子的你没碰到我,只能孤独终生。”黑发白肤的日向族长以扇敲手,做出这辈子最划算的一个承诺。“舍人,违背这个誓言的话,我会从黄泉里爬出来找你哟,相信我,我们大筒木一族最擅长的就是转世投胎了。”

大筒木舍人嘴角一抽。

没有打断花水的威胁,他抱住对方,感受着花水身上的温暖。日向花水的声音也越来越低,“总是这么黏我,我也没有办法放任你一个人去生活……”

正因为不忍心让舍人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在月球,他才做出这个决定。

看上去,似乎效果不错。

就是……不小心把自己套牢了。

次日。

日向花水又写了个奇葩的请假条上交给火影室,内容:请假七天,回家探亲。

千手柱间喷出一口茶。

敢不敢更不靠谱一点,你的亲人不都在木叶吗!

但是当千手柱间逃班跑去日向一族时,竟然发现花水和舍人一起离开了,似乎真的要过七天才会回来。千手柱间第一反应是他去找六道仙人了,扼腕不已,“带我一起去啊!”

他还没有去过黄泉!

紧随而来的千手扉间,面无表情的把他的兄长抓回了火影楼。

“花水不在,你和斑绝对不许离开木叶!”千手扉间受够了三个人同时离村的情况,上一次是月球砸地球,天知道下一次是什么!

今天的木叶,在火影大人有气无力地办公下,安安稳稳地度过。

异次元通道之中。

两个人走过漫长而黑暗的道路,踩在了晒得发烫的沥青地面上。日向花水耗费了极大的瞳力,眼睛一阵阵抽痛,过了好一会儿,才视线清晰起来。他用扇子挡住夏日的阳光,一抬眸,便失神地看着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构筑出一片热闹的世界。

在这个炎热的夏季,男女老少穿着凉爽的衣服走在街道上,偶尔小声议论。

他们议论的对象自然是花水和舍人。

一个是白色和服,一个是僧侣一样的衣服,这种装扮放在日本不奇怪,可是这里是华夏,连cos都会引起大片人惊呼的国家。

“和我印象中有些不同……”

日向花水忽然有些伤感,侧头看向舍人,“可能是时间过去了太久吧。”

大筒木舍人安慰着他,“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说的也是,走吧。”花水收敛这些感怀,带着舍人出去打听花家的地方。他上辈子和这辈子的名字一样,不过不是日向,而是以花为名,以水为字,乃古武世家的嫡系子孙。

曾经,他愁闷过自己为什么不能修习内力,羡慕地看着其他堂哥无比威风的样子。

事实的真相就是他的灵魂并非这个世界的人。

内力与查克拉排斥。

互不兼容。

大筒木羽村强横的灵魂连世界法则都拿他没有办法,法则只能通过这种方式禁止他涉足里世界。花水成为没有力量的普通人,就没有办法去接触老师说过的那个精彩的世界,比如意大利的黑手党,英国的时钟塔,日本的百鬼夜行等等,这些都是让他过去神而往之的事情。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日向花水在时隔了十九年后,慢慢地想通了。

而这个世界,在他死后也过去了十九年,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只是物是人非。

京城,花家。

这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家族只有少数人知道,大部分人只把花家当成花家武堂的总坛,负责教导那些有天赋的学武之辈。

今天花家迎来了两个奇怪的客人,他们在这里只待了片刻,只说了几句话,便惊动了整个花家。那位在花家隐世了十多年的前任族长与他的夫人一起激动地走了出来。

花水说的是花家内功心法最高层的总纲。

他上辈子虽然无法修炼,却因为家人的宠爱而知道了这些机密,总纲非家族嫡子或者继承人,是绝对不会得知的。

“阿水,我的孩子!”

双鬓染上白霜的女子抱住了花水,眼中尽是泪水,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认错。

日向花水弯起眼,轻唤:“妈。”

他温顺地靠在女子的怀里,和她说着自己年幼的事情。当年他未及弱冠就去世,给父母的打击定然极大,他可以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唯独不能忘记他们给予自己的生养之恩。

转世之事过于离奇,但不代表花家的人会无法接受,古往今来,华夏发生的灵异奇事数不胜数,大家都是听着这种故事长大的。

说完后,花水从女子的臂弯下伸出手,拉住了舍人的衣袖。

“他是舍人,我的伴侣。”

“……”

“……”

女子的脸色僵住,而中气十足的男子则虎目一瞪,“什么伴侣,成何体统!”

大筒木舍人满脸茫然。

他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只能无措地看向花水。

日向花水暗道庆幸,舍人的性格可不是什么绵羊,万一让他听懂就糟糕了。他握紧舍人的手,安抚对方的情绪。

随后他面带笑容,对前世的父母说道:“爸,妈,我来这里的时间不多,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争执上了,您二老也知道我的性格,若非喜欢,我也不会同意和他在一起,至于孩子的问题就更不用担心了,在我那个世界,生孩子可以用黑科技的手段。”

“对了,舍人很强,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在他戏谑地利用舍人的武力值岔开话题后,气氛轻松了一些。

女子看了看自己转世后的孩子,又看了看白发少年“乖巧礼貌”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很强的样子啊,她认定了是自家儿子拐带了对方。

有着“花老虎”之称的男子面露不悦,“你跟我来一下。”

他指着大筒木舍人。

大筒木舍人向花水求助,“他在说什么?”

日向花水说道:“他让你去和他试两手,你轻一点,不要伤到他。”

大筒木舍人松口气,“好。”

他跟着花水上辈子的父亲走出接待室,那种见岳父的感觉让他有些放不开,但是在打架斗殴方面,大筒木舍人的身体素质和对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几分钟后,大筒木舍人安然无恙地走了回来。

日向花水眨了眨眼,对完全相信他身份的母亲说道:“看,我说的没有错吧。”

女子温柔地说道:“阿水的眼光一直很好。”

那种一脉相承的温柔态度,让大筒木舍人的耳根微红,小声地说道:“您好。”

女子包容地看着他,仿佛听懂了他的意思。

对于她而言,能够在十多年后再次见到自己的孩子,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那些世俗的事情,她不想再管,不想再去计较,只要花水能够在另一个世界生活得幸福就足够了。

“你去世后,你师傅也很难过,阿水要见他吗?”

“风师傅?”

“嗯。”

“我也很记挂他,自然要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