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6章 chapter26(1/1)

第二十六章

解决黑绝的方法不难,别看花水一直在跟他们闲聊,整个月球都在他的转生眼的操控下,舍人的瞳力和他有着一定的差距,也无法察觉到空间通道被他扭成了麻花。

黑绝一进入通道里,就被各种幻术折腾得死去活来。

最后——

变成一条漂浮的黑色咸鱼。

日向花水从容的把这个“三弟”领出来,捏成一团球,塞入转生之间里,让黑绝睡到天荒地老。最好黑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与世隔绝,只能在月球上遥遥望着地球,想想都觉得十分美妙,弟弟这样陪伴母亲,母亲一定会感动到哭的。

日向花水羞涩而恶意地笑了,背后的阴影面积急剧扩增,冒着黑气。

大筒木舍人:“……”

花水,你笑得好可怕。

这种内心的黑泥,日向花水只展现了一会儿就收敛了,因为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在获得大筒木羽衣的传承后,正飞快地赶来这边。

这一趟月球之旅,大家都收获不小。

在他们赶来前,花水站在月球和地球的交界处,看向被自己拉住的白发少年。

“和我一起去地球好吗?”

“我……”

“如果你不去,我就在地球娶妻生子。”

“你是我的妻子。”

大筒木舍人的犹豫瞬间被打消,一想到那样的未来,他心都要碎了。

比起留在月球上赎罪,他更想去地球宰了那些情敌!

“花水,我只有你了。”大筒木舍人看着花水精致的面孔,一时间忘记了对方羽村转世的身份,紧紧地抱住了对方。花水是他从小到大恋慕已久的“日向公主”,纵然花水不是女性,大筒木舍人在过了最初的惊慌后,也不认为这份感情有哪里不对。

他喜欢花水,也娶到了花水。

他是花水的丈夫。

在大筒木舍人想入非非的时候,日向花水捏住他的下巴,亲了一口。

味道不错。

被亲之后,大筒木舍人的眼神亮晶晶的。

日向花水笑道:“走吧,他们来了。”

在背后,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相继赶来,眼神都有些飘忽,难以直视花水。

日向花水兴味地说道:“哥哥对你们说了什么,怎么来得这么晚?”

千手柱间干笑,“没、没什么。”

宇智波斑垂下视线,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在这个辈分混乱的世界里,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把花水当作弟弟来看待了,何况柱间是大筒木阿修罗的转世,这么一弄,大家还是各交各的比较正常。

人集齐后,花水最后一次见到了阿飘状态的大筒木羽衣。

大筒木羽衣默默看着弟弟。

花水的目光平静,与他对视,“百年之后,黄泉相见,哥哥。”

大筒木羽衣怅然又洒脱,“是啊。”

第一次分别,他们至死未见,第二次分别,他们黄泉再见。

羽村——

祝你在尘世里开心。

白发的老者如雾气一样消散,仙人锡杖在恍惚间发出淡淡的声响。属于六道仙人的岁月,在几千年前就结束了,这个世界的未来早就交给了这个世界的人。

日向花水微微一笑,犹如白发白衣的羽村,在月球上凝视对方那般。

清冷而优雅。

从满是泡沫的水底通道里走出去,幻术的影子倒映着他们,好似能看见曾经的大筒木羽村,大筒木因陀罗,大筒木阿修罗,他们走在与他们岔开的路上,有着各自的人生。或许不开心,或许充满遗憾,却从来不曾后悔,这就是大筒木一族的特性。

身为大筒木一族的末裔,大筒木舍人则牵着花水的手,从未回头。

月球在关闭的通道的另一头,随着他们的远去,渐渐消失。

在路的尽头——

地球的亮光引领着一个精彩的世界。

火之国,木叶村。

千手扉间终于等到了离家出走的兄长,毫不犹豫的一拳揍了过去。

嘭!

千手柱间完全被打懵了,“为什么打我啊,扉间?”

千手扉间怒吼:“你还有脸问!关键时候跑哪里去了,木叶村差点变成废墟啊!”

宇智波斑看了一会儿兄弟相残的戏码,淡定地入村回族地。

难得看见扉间大发雷霆,而千手柱间抱头窜逃,日向花水自然不着急那么早回去。他正想要摇扇子看热闹,奈何手上没摸到扇子,原来自己的东西遗失在月球了。大筒木舍人从自己的衣袖下拿出一柄新制的扇子,递到花水的手上。

这本来就是他在新婚之日想要送给花水的礼物。

日向花水挑眉,“你画的?”

打开扇子,上面是当年春日祭的烟花,还有两条活灵活现的金鱼。

不得不称赞扇子上的画技。

唯有单身撸了十多年才有的技术吧……

“嗯。”大筒木舍人应了一声,俊秀的脸上多出温情,“父亲说,日后我见到你,可以制作一个东西来证明我们幼时相遇过,这样可以当作定情信物。”

他执着地想要雪子给他织一条围巾,何尝不是想要对方送自己一件礼物。

可惜,雪子不是花水。

他现在还没有得到花水的礼物。

迟来的雪花从天空飘落,仿佛在为度过劫难的地球庆祝。遭到月球影响的冬日恢复正常,千手兄弟的内讧在木叶村的门口持续进行,而日向花水站在村子外,抿唇而笑,黑色长发,黑色的大筒木一族的婚服,耳垂上的金色耳坠晃动着动人的光泽。

这一刻,他在大筒木舍人的眼中漂亮得不可思议,覆盖了幼时的记忆。

像是停滞在天空的烟花终于炸开。

怦然心动。

大筒木舍人无法移开视线。

花水漫不经心地说道:“一条围巾而已,做起来又不难。”

大筒木舍人的表情快要压制不住喜悦,然而千手扉间冷硬的声音破坏了此刻的气氛,“这个少年是怎么回事?花水,你为什么又把他带到村子里来?”

日向花水带着舍人跨过木叶村的大门,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

“家眷,记得帮我登记一下。”

“……”

千手扉间震惊地看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倏然回过头,“兄长,这是怎么回事!”

千手柱间揉着脸,嘟囔道:“为什么就留下我来解释这件事情……”

千手扉间青筋。

把一大堆烂摊子丢给了他,你还敢有意见!

千手柱间马上亮出无敌的爽朗笑容,“回家聊嘛,危机都解除了。”他勾住自己兄弟的肩膀,把扉间硬生生地拖回了家,回去之后就开始爆料各种刷新三观的事情。

木叶村迎来了一段平静的、和谐的、灾后重建的日子。

实际上被陨石破坏的地方不多,也就是让千手柱间多种几棵树,再用土遁把地面填平罢了。比起累死累活的火影大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日向一族的族长就清闲多了。宇智波斑自从领悟到了阴之力,不再纠结于自己弱于柱间的事情,专心研究六道传承下的力量。

要知道在几千年前,因陀罗碾压了阿修罗很多年!

宇智波斑坚信自己不会比因陀罗差!

日向一族。

日向花水回来后,享受了几天族人泪眼婆娑的喜悦态度。他大手一挥,在把一双匹配的白眼装给夕耀之后,又送给他们一个惊喜——他把族谱上未婚的状态改成了已婚。

从大长老到二长老、三长老,表情全部凝固。

日向天沢的眼睛珠子差点突出。

族长不会是嫁出去了吧!

日向花水摊手,无良地说道:“以前你们总是催婚,现在不用了,我已经结完婚了。”

大筒木舍人在旁边补刀,“我的聘礼,你们也收了。”

大长老颤颤巍巍地拍了一下桌子,“胡说八道,日向一族何时收了你的聘礼!”

谁会嫁族长啊!

“如果不信,你们可以问天沢叔叔。”日向花水把日向天沢推上去顶锅,解决掉婚姻大事之后,他总算可以摆脱那些贵族的追求了。

走出闷死了的会议室,日向花水已经恢复了平时黑发白衣的悠闲打扮,木屐一踩,顿时和大筒木舍人差不多高。他与大筒木舍人走在小桥流水的族地里,忽然温柔地说道:“我马上要把你的名字也写入族谱,入赘或者嫁给我,你二选一。”

大筒木舍人一愣,被他的翻脸弄得措手不及。

“明明是你嫁给我了!”

“哪有。”

“在礼堂里,你和我完成了结婚仪式!你不能忘得这么快!”

“啊,我不记得了。”

日向花水迈着轻盈的步子,把负心汉的姿态表现得完美无缺。大筒木舍人立马追了上去,想要让花水改变主意,可惜花水一个转身,愉快地用瞬身术消失在原地。

大筒木舍人咬牙,决定自己也要去学木叶的忍术。

三天后。

大筒木舍人悲伤地选择了“入赘”。

花水的理由是:你已经两手空空,吃我的,住我的,还想娶我?至于你那些聘礼,别忘了我以前是大筒木一族的祖先,大筒木一族的财富也是我的。

日向花水完美实现了骗身骗心的全过程。

一个大写的“渣”。

旁观到这一点,千手柱间为大筒木舍人捏了把汗,但还是为他们两个的婚姻登记盖章了。这一个章子下去,世上再无能够掀起血雨腥风的大筒木末裔,只有日向一族当代族长的伴侣。那些离奇的、玄幻的往事,都埋葬在月球上,少数知道的的人都缄口莫言。

从此,入赘的大筒木舍人改名为日向舍人,成为木叶的一员。

大筒木舍人两眼放空,心如死灰。

父亲……

您一定不会怪我的吧?

日向花水笑得欢快,拿起他们两个的结婚证,“这个名字挺好的,照片也拍得好看。”千手柱间昧着良心点头,“是啊,这可是我亲手帮你们拍的,当然好看!”

在结婚证上,身穿和服的舍人与他并肩而立,俊秀异常。

日向花水把结婚证放到舍人眼前,“怎么样?”

白发少年无奈地说道:“好。”

转生眼温柔地注视着花水,容不下第二个人。

坐在火影座位上的千手柱间偷笑后,脸上露出恭喜之色。不管如何,日向夕耀恢复了视力,而这个月球少年扭曲的感情终究花开结果,人和心都扎根在这片地球的土地上。

木叶在暗的前面,是光明和希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