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5章 chapter25(1/1)

第二十五章

即便从两个儿子的转世口中得知,对方说的是实话,大筒木羽衣也没把弟弟给舍人。

这是他弟弟!

替自己看守月球的封印,一生都没有返回地球的羽村!

大筒木羽衣几乎是黑着脸飞开的,怀里抱着昏睡的日向花水,他挑选的时机很巧,十尾轰击过来,打断了白发少年的追赶。没有时间再问因陀罗的转世懂没懂爱,大筒木羽衣当机立断的对千手柱间说道:“你能向我保证,因陀罗的转世不会滥用力量吗?”

千手柱间没有犹豫地答道:“我可以!”

他相信斑!

假如在前世,他们是兄弟,那么就让他担起监督对方的责任。

宇智波斑心中五味俱全,既愤怒于六道仙人问的这个问题,也震撼于柱间的信任。

柱间从来都对他这么好……

他很清楚,只要柱间说一句“不”,六道仙人就绝对不会给他力量。

在大筒木羽衣欣慰的眼神下,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身边浮现出两个倒影,一个男人背对着千手柱间,黑色的长发,面容坚毅,衣服上绣着再眼熟不过的勾玉图案。大筒木羽衣和千手柱间都没有过多地注意阿修罗的身影,而是将眼神集中在宇智波斑的身后。

宇智波斑感觉到身上的查克拉在沸腾,陌生而强大的力量涌出,源源不绝,生生不息。

他握紧双手,眼中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产生水波般的模糊。

再进一步是——

轮回眼!

就连大筒木舍人也停下脚步,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的变化。

在宇智波斑的身后,查克拉凝聚,多出一个身高相仿的男子站在那里,神色冷漠,与斑有七八分相似。

大筒木因陀罗!

十岁创造忍术,天生继承阴之力的天才!

纵观忍界的数千年历史,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因陀罗更加妖孽的人。

宇智波斑忍不住回头去看他,大筒木因陀罗却只存在了短短一刻,就幻化成查克拉的力量消失。

大筒木羽衣的眼中浮现出哀伤,“因陀罗。”

所有人都说他太偏心阿修罗了,但是他何尝没关心因陀罗,只是因陀罗太孤傲,天赋超群,他这个父亲不论怎么做都难以把因陀罗拉回原来的道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向那条不归路。

千手柱间好奇地说道:“那个人影就是因陀罗?我过去的……哥哥?”

大筒木羽衣一脸沧桑,想要说“是”,结果山羊胡子一疼。

“嘶——”

昏迷不醒的花水已经睁开眼。

他的手上,赫然拽着大筒木羽衣的白胡子。

大筒木羽衣努力维持住形象地劝道:“羽村啊,松开手,你抓住我的胡子了。”

日向花水的瞳孔调整好焦距后,看清楚大筒木羽衣这张衰老的面容。

“哥哥?”

大筒木羽衣点头。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大筒木羽衣的脸色便秘了一些,下垂的眼睑更加下垂了。

日向花水嗤笑,“让你用查克拉保养身体,你不用,竟然去世的比我还早。”

在月球上活了两百年的大筒木羽村,自然比大筒木羽衣活得久。他从前世兄长的怀里站起身,身上的血水沾在衣服上,但是腹部的肌肤和内脏都修复完好。他伸个懒腰,舒展身体,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清脆声,身高骤然拔高了一些。

觉醒了仙人体后,他正式拥有了大筒木羽村过去的能力之一。

尸骨脉。

日向花水朝愣住的大筒木舍人招了招手。

舍人飞了过来。

日向花水的目光飘向舍人的头顶,对比了一下彼此,心中一阵不满。

为什么还是比舍人矮啊!

大筒木羽村成年后可是一米八五的身高!

大筒木舍人不知道花水的眼神为什么危险了起来,踌躇地问道:“花水,你现在是羽村吗?”

日向花水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不是。”

大筒木羽衣也惊讶地看着他。

当着友人和前世兄长的面,日向花水放下穿越者的身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灵魂转世两次,历经了两段截然不同的人生,我现在拥有三世的记忆,大筒木羽村只是我的过去,不是我的现在和未来。”

他是日向花水。

只有这件事情绝对不会错。

日向花水斜睨着不靠谱的兄长,“比起讨论我的事情,封印十尾这件事情更加重要吧。”

大筒木羽衣拍了一下额头,差点忘记了十尾。

唤醒了阿修罗和因陀罗的查克拉力量后,大筒木羽衣把自己的六道之力分给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阴之力和阳之力再一次重现世间。这一世,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不是兄弟,却在友谊上胜过了许多,他们联手施展出六道仙人教给他们的地爆天星之术。

以咆哮挣扎的十尾为核心,将破碎得不成形的月球重新拼凑出来。

位于月球中央的城堡也毁于一旦。

大筒木舍人呆立在半空中,有些失魂落魄,身边无数双白眼围绕着他,像是在安慰着这个最后的族人。

“我……错了吗……”

误解羽村的遗愿,解开十尾的封印,差点将整个地球拖入毁灭之中。

“你确实错了。”日向花水的话如利剑般直指人心,“不过事情没有到最坏的地步,你还有挽救的余地,要是你继续执迷不悟,只会让整个大筒木一族灭亡,你对得起你的族人和父亲的心愿吗?”

虽然已经忘了剧场版是怎么描述的,但是他记得舍人和他父亲的关系好,而舍人的父亲希望舍人到地球定居。

这个世界的剧情再扭曲,人性却从未扭曲过。

大筒木羽衣温和地说道:“比起悔恨,赎罪才是你应该要做的。”

日向花水说道:“闭嘴。”

大筒木羽衣:“……”

“你怎么赎罪的样子,我看了无数年了,需要我提醒一下你吗——砍树搭桥晕倒的大筒木羽衣。”日向花水瞥向羽衣,传说中的六道仙人顿时涨红脸,支支吾吾的没有再说话。

“不要教坏我的后人!”日向花水一句话做出总结。

大筒木羽衣像个普通老头一样,颓然地低下头,敢情那么多年,弟弟都在月球上看着他的黑历史啊!

听见他们的对话,大筒木舍人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花水是羽村……

花水的哥哥是六道仙人……

他的所做所为都是错的,完全违背了祖先的意志。

千手柱间看见先前那么嚣张的白发少年,一副意志粉碎的模样,于心不忍,“花水,你再劝劝他吧。”

日向花水走过去,舍人僵住。

然后。

花水的手指伸出,根根雪白修长,指尖触及大筒木舍人的眼皮时,透着一股沁凉。

宇智波斑笑得玩味。

千手柱间倒是觉得这件事情理所当然,眼睛嘛,本来就是日向夕耀的,花水这么做即使残忍了一些,也是为了他弟弟着想。

大筒木舍人的瞳孔紧缩,“你……”

在这一刹那,他没有办法说出话来,软弱的语言都被他死死地压制在喉咙里,发出窒息一样的促音。他天生没有双目,日向夕耀的眼睛给予了他光明,他用这双眼睛满足了看清楚花水的愿望。

如今花水要收回眼睛,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夕耀是花水的弟弟。

大筒木舍人盈亮的眸子黯淡下来,像是绝世的珍宝蒙上了灰尘,“花水,你拿走吧。”

日向花水的手指自然而然地屈起,学着鼬的举动,弹着他的额头。

“想什么呢,脸色惨白成这样。”

“……”

“……”

“……”

宇智波斑的笑容抽了一下,千手柱间目瞪口呆,大筒木羽衣则深深地发出一声无力的叹息。

“弟弟,我还以为你要把你后人的眼睛挖了呢。”

“我是那样的人吗?”

“咳,转生眼的威力过大,你多加管教也好,不能让这件事情再次发生了。”

大筒木羽衣火速转移话题,不让羽村误以为自己在针对他。

日向花水对他的识相很满意,过去这么多年了,兄长总算多了一个会看脸色的技能,而不是和以前那般粗神经。然而花水不知道的是羽衣被辉夜姬的话刺激了一回,现在小心翼翼还来不及,哪里敢反对羽村。

日向花水感知完舍人的眼睛情况后,往“白眼群”里一捞,抓住一双符合日向夕耀瞳力的眼睛。

好巧不巧——

这双眼睛正好是舍人父亲的。

大筒木舍人的眼神不忍,“花水,这是我父亲的……”

日向花水再次说道:“闭嘴。”

大筒木舍人陷入和大筒木羽衣同样的颓然中。

没办法反抗。

“我会把这双眼睛给夕耀用。”日向花水收好眼睛,平静地说出这个决定,“这就算你的赎罪了,之后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木叶里,帮我稳定忍界的和平,也顺便完成你父亲最后的心愿。”

大筒木舍人动了动嘴唇,神色复杂,“你要我到地球上定居吗?”

日向花水笑道:“不行吗?”

舍人要是拒绝,他不介意直接打晕人带走。

已经一无所有的大筒木舍人,在这片重新构造出来的月球土地上,有些落寞地笑了。

“我想留在这里赎罪,保护族人最后的东西……”

话没说完。

所有白眼就被花水毁尸灭迹了。

四周顿时空旷起来,大筒木舍人一脸震惊地看向他,“你、你在做什么?”

日向花水微笑,拍了拍手,“白眼里残留的意志告诉我,它们不想要继续存在下去了。”

大筒木羽衣默默想道:弟弟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千手柱间远目:……这真的没问题吗?

宇智波斑忍无可忍地发出声音:“在此之前,你们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个黑色的大筒木胎盘吗?”

日向花水:“……”

咦,好像真的忘了。

他抓住大筒木舍人的手,不容拒绝地说道:“走吧,要赎罪就先抓住那个家伙。”

大筒木舍人一个踉跄,被迫跟着他飞奔向月球连接地球的通道口。

好像……有哪里不对?

大筒木羽衣如幽灵般漂浮在原地,幽幽地说道:“抓人只需要关闭通道就可以了,羽村这是铁了心要把人带到地球上去啊。”怨念了一下弟弟转世后忘了亲哥,大筒木羽衣立刻慈爱地看向两个儿子的转世。

分别得到一个后脑勺,和一个傻笑。

大筒木羽衣心好累。

看来下一次他也要去玩转世,否则在黄泉里苦等,真的不是一般的寂寞。

在消失前,大筒木羽衣风轻云淡地说道,“保护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对了,记得喊羽村为叔叔,不要那么不懂礼貌。”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表情都裂了一丝。

什么,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