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2章 chapter22(1/1)

第二十二章

房间里陷入一种僵持的境地。

大筒木舍人双目空茫地看着日向花水,意识尚处于昏迷之中。他的头发还是那么雪白,脸上白皙的皮肤被糊上了奇怪的黑色物质,瞬间变成一个“黑人”。放在现代,就像是少年想要美容,给自己敷了一层充满胶原蛋白的黑色面膜。

更让日向花水怒火中烧的是黑绝在衣服下,包裹住舍人的身体。

这是占便宜啊!

他看着黑绝的眼神充满寒意。

黑绝桀桀地说道:“你要是动手,他也会死,我想你不希望你的后代这么凄惨地死去吧。”

日向花水的扇子“啪”的一声合上,脸上的笑意如盈盈秋水。在抵达城堡之后,他的白发、尖角、仙人锡杖都随着六道状态的褪去而消失,在他身上还是结婚的黑色礼服,丝毫看不见大筒木羽村的高冷。

“愚蠢的来袭者,你在说什么,我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后代?”

舍人只比他小两岁。

“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我会放过你。”

“柱间和斑就在下面,你觉得你能逃走的话,不妨试一试——”

话音刚落,日向花水的虚影停留在原地,人已经倏然靠近大筒木舍人,查克拉呈黏着状地出现在他的指尖,一旦击中,查克拉脉络和穴道就会被全部封死!

这时候,黑绝就展现出活了几千年的智慧。

它控制少年身体一转,毫不犹豫地拿心脏部位去迎接日向花水的攻击。

日向花水的手上变换也极为迅速,避开死处,想要拆卸舍人的四肢,打断对方的行动力!时隔几千年,大筒木羽村的转世和最小的弟弟第一次交手,几次近距离的攻击极为密集,“嘭!”“嘭!”“嘭——”

最后一次稍微用力了一些,直接把白发少年的身体击飞,发出一声闷响,墙壁粉碎。

日向一族的体术向来伤人厉害。

倒在墙壁上的大筒木舍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咳出了血水。

他的瞳孔中依稀浮现出神智。

“花水——”

日向花水心中一喜,果然再次交手,舍人的力度都降低了,在与黑绝进行挣扎。

城堡下面,听到墙壁倒塌的声音,千手柱间惊道:“斑,上面发生战斗了!”

宇智波斑翻身飞奔而去,“这是你们造成的隐患!”

千手柱间喊冤。

“斑,你还没看到上面发生什么事情,怎么能直接下定论。”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大筒木舍人正在努力撕开身上黑乎乎的东西,日向花水也在帮他压制住黑绝。看见同伴的到来,日向花水的额头渗出汗水,连忙说道:“快来帮忙啊,他被一个奇怪的东西控制住了!”

发现白发少年的衣服被拉开,花水的手探入里面,千手柱间很不小心地歪了思路。

这真的是在“帮忙”吗?

不过下一秒,他身边的宇智波斑怒了,“是这个东西!”

上次还黏在他的身上,恶心透顶!

三个人齐力撕黑绝,黑绝也整个人都不好了,因陀罗、阿修罗、羽村三个家伙这一世怎么关系如此好!

为了保证自己不被撕下来,黑绝操控大筒木舍人抬起手,抓住花水的手腕。

手腕很细,玉骨一样漂亮。

紧接着黑绝不怀好意地笑了一声,大筒木舍人的转生眼被迫施展开,转生眼即白眼的进化,附带穿透能力。入眼之间,大筒木舍人呆滞地看见花水半蹲在地上,压制住他的动作,黑发雪肤,衣服下洁白的身躯都暴露在视线内。

并非完全没有瑕疵,花水的腰腹和胸口都能看见几道极浅的伤痕,抹什么膏药都无法修复。

这是战争年代的忍者都有的勋章。

强者的荣耀。

但是大筒木舍人完全不想眨眼,像是被勾走了魂。

“花水,他的表情怎么怪怪的——”千手柱间的阅历比另外两个人丰富多了,一眼就发现大筒木舍人的表情不对,跟上了花魁的床一样,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日向花水。

“啊?”日向花水一时没反应过来。

再低头去看,日向花水就发现舍人的鼻子下流出红色的东西,在黑色的“皮肤”上很不显眼。

“……”

“……”

“他是开了白眼的能力。”

宇智波斑道破真相,忽然觉得会认为这个少年很危险的自己真傻。

大筒木舍人意志动摇的下场,就是黑绝突然爆发,开启转生眼的查克拉,气流出现,绿色的查克拉暴起,弹开了几个近在咫尺的家伙。黑绝一打开转生眼,瞬间利用转生眼的力量联系月球,停止撞向地球的月球再次有脱离轨道的势头。

不过同一时间,日向花水也眸光一闪,用转生眼的力量对抗转生眼,重新控制住月球。

黑绝冷笑,“无论过去多少年,你还是老样子!”

他的满腹怨气几乎无法掩藏。

直盯着花水。

宇智波斑皱起眉头,对花水问道:“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日向花水一脸无辜。

千手柱间若有所思地说道:“所以……花水,这又是你在外面惹来的情债?”

不,这黑锅是大筒木羽衣的,他不背!

黑绝在忍者大陆混了这么久,一直立志于抹黑六道仙人,坑六道仙人的儿子,无形中和六道仙人撕了几千年。大筒木羽村很早就去了月球,黑绝与他的联系不深,到后来大筒木羽村也去世了,黑绝把他忘在脑后,一心一意探月救母,可谓是火影世界里的沉香。

日向花水伤脑地说道:“弟弟啊,你不觉得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会很心虚吗?”

黑绝震惊。

羽村知道他的存在?!

“你在地球生活,而我在月球上看了地球这么多年——”日向花水用一种微妙的语气剧透,“你认为我会无法发现你?”随后,花水对一无所知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介绍黑绝的身世。

“他是我母亲的第三个儿子,名为——”

“大筒木胎盘。”

千手柱间,宇智波斑,大筒木舍人全部双眼懵逼,这是什么鬼名字!

黑绝像沸水一样炸了,嘶声尖叫道:“你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大筒木羽村!”

大筒木舍人身上的查克拉全部如火般燃烧,白发扬起,衣袍无风自动,看上去很威严,可是表情很纠结。

“花、水……躲开……”

他手臂一挥,求道玉成型,漂浮在半空中。

向三个方向,轰去!

千手柱间有一种躺枪的感觉,嘲讽对方的是花水,不是他们啊!

蓝色的铠甲虚影出现,宇智波斑放出须佐能乎,正面扛下求道玉。他对那些爱恨纠葛没有兴趣,只是在上了月球后,彻底对“大筒木”的崇敬心理没了。

全是一群蛇精病!

黑绝怒视着日向花水,瞳力散发出强横的光彩。

作为大筒木辉夜姬最小的儿子,他即使第一次使用转生眼,也一点都不生疏。

他没有血继,却不认为自己弱!

这辈子黑绝最伤心的就是出生太晚,母亲强行诞下了他,导致他的身体都没有发育完全。最开始几十年,黑绝只能保持一个小孩的矮小形态,还没有十岁的因陀罗高,每天只能披着斗笠遮挡真面目。

大筒木羽衣在大陆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威风得不行;大筒木羽村带着族人和全部家产去了月球,吃香的喝辣的,还在月球上建城堡!唯有他明明也是大筒木辉夜姬的儿子,却连身份都不敢透露,就怕遭到亲哥的毒手!

黑绝自认自己的前半生,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这回又听到羽村的称呼——

胎盘。

他一口血都要喷出来了!

白发少年的身体发抖,激动而癫狂,“你无法阻止我的!这一次没有羽衣,你无法阻止母亲的降临!”

转生眼不再控制月球的轨道,转为解放月球的本身!

月球四分五裂!

地球上,视力好的忍者集体眼睛突起,下巴脱臼,看见天空上发出莹莹之光的月球——散开了。

“卧槽啊,要死了!”

“月球裂了,这回真裂了……救命,碎片要坠入地球!”

“结界,快开结界保护村子!”

“来不及了——”

待在木叶的千手扉间一阵肾上激素飚增,呼吸颤抖,好在强大的理智压下情绪。他放开自古以来对月球的敬畏,把它视作一个单纯而巨大的球体,冷静地说道:“全部村民已经进入了地底安全洞避难,放弃对木叶的保护,一切以村民的性命为首!”

村子没了,可以重建,人没了……还要村子干什么!

千手扉间这一刻承担着史无前例的压力。

兄长,斑,花水。

你们三个混蛋到底去了哪里啊!

千手扉间狠狠握紧拳头,目光锐利地看着天空上的月亮,却许久没有等到碎片掉落的情况。

“这是……怎么回事?”

地球上人人自危,月球上,封印破除,十尾丑陋的躯壳暴露在几人的视线之下。

日向花水握紧仙人锡杖,嘴唇无意识地说出:“母亲……”

千手柱间刚想说“十尾还没九尾长得好看”,结果就听见了花水的称呼,他冷汗落下,忽然一点都不想“认祖归宗”了。

六道仙人的母亲竟然长这个样子?

他们的祖先是怪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