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0章 chapter20(1/1)

第二十章

“不敢置信……”

木叶村内,秘密监控月球的小组,每个人都是一脸震惊。

“月亮……”

“怎么了,好好地报告!”

“月亮裂开了。”

听到属下如同梦呓的禀报,千手扉间迅速去看窗户外,月表出现了蛋壳般龟裂的痕迹,正中央的位置似乎还多了个洞。就好像……有人在月亮上进行战斗,把月亮打碎成这样。

千手扉间掐断脑海里滑稽的念头,继续完成手头的工作。只要月亮没有掉下来,区区坠入地面的陨石碎片,还不算什么特别大的麻烦。他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安抚村民,让村民进入安全地带避难,减少损失,木叶缺什么都不缺房子。

他要让那三个离家出走的混蛋回来之后,能看见一个完好无损的木叶村。不然木叶要是变成废墟,相信那几个人首先想要毁灭世界。

这是他们的理想之地。

不容破坏!

“轰——”带着火星的碎片坠入大气层,砸在忍者大陆上。

每个国家都严阵以待,乱世走到末尾,众多强者都站起来保护自己的家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好不容易到来的和平毁于一旦!

火之国少了木遁,却拥有千手扉间转换陨石掉落地点的时空间忍术。风之国的沙遁,雷之国的雷遁,土之国的尘遁,从血继限界到血继淘汰大放光彩。在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阴影下沉寂的忍界沸腾起来,各国子民满脸震撼地看着忍者们迎向陨石的决心和实力!

这就是忍者,是杀人的尖刀,也是保护的盾牌!

他们的血溅落在地上,也是热的!

地球之外,月球上。

剥离的碎片渐渐减少,但是只要凑近一看,就会发现整个月表支离破碎,勉强黏在一起。月球中心逼近镂空,悬浮着一座月牙形的岛屿,浮岛上屹立着一座奢侈的城堡。

城堡的正下方,数万白眼漂浮在那里,围绕着日向花水与大筒木舍人。

看上去有点渗人。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都若有若无地避开这些眼睛,不想体会被它们触碰的下场。在把谈话的空间让给那对祖孙后,他捅了捅斑的胳膊,“你家的眼睛也是这种类型的吗?”

宇智波斑似笑非笑,“你是希望我把写轮眼收集起来,未来也制造一个这种东西吗?”

千手柱间像拨浪鼓一样摇头。

他把目光放在白发版的日向花水身上,莫名地感觉到一丝违和。大概是见惯了花水黑发的模样,忽然看见这样气场冷漠而强大的花水,非常的不习惯。

毕竟是花水啊……

那个他从小看着长大,一点点蜕变得温润优雅的花水。

在静默之余,大筒木舍人的脸颊残留着血痕,抬头看向花水。

“你……是大筒木羽村?”

日向花水的转生眼仿佛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筒木舍人的嘴唇发白,固执己见地说道:“你说,天命是错误的?我不相信。”

日向花水淡定地松开手,让大筒木舍人自己站起来。他的一举一动都维持着大筒木羽村超然的态度,即使对后裔也不曾有什么温情,而是绝对的理智,绝对的沉静如水。正是这样的日向花水,让宇智波斑相信了他是大筒木羽村,而非是忽悠他的方式。

随后日向花水的瞳孔射出一丝光芒,在空气中制造出一层绿色的幻幕,由地底墓穴的老者带给他的信息,他全部放出来给这些人看。

当那个中年男子说舍人的做法是错误的时候,大筒木舍人的表情阴冷三分,“这个人的说辞不算,他是最后一任宗家的族长,自然说着他们的话!”

紧接着,所有人跪拜的画面出现。

在路的尽头,是月神降临一样的辉夜姬之子,大筒木羽村。

【我名为大筒木羽村……】

【不可以让哥哥创造的世界毁灭。】

冷漠的嗓音充满穿透力,回荡在几千年后的世界。

那双奇异的眼睛像是能看透光阴。

笔直地注视着他们!

千手柱间嘀咕着幻术真逼真,而宇智波斑的写轮眼根本克制不住地出现,本能地警惕着那双眼睛带来的洞察力。由大筒木羽村说出的话,成为了无法动摇的铁证,大筒木舍人失魂落魄地喃道:“……不可能……祖先居然不想毁灭地球……”

在暗处,黑绝也直勾勾地看着幻幕,重新记起了这个哥哥的容貌。

原来羽村和母亲如此像啊。

被六道仙人那张脸刷满印象度的黑绝,终于找到了一丝亲切感,果然还是继承白眼的羽村更符合母亲血脉的特征,而且羽村也用一辈子的时间留在月球上陪母亲。

他要唤醒母亲,让母亲降临在他的身上……

没有谁比大筒木羽村的转世更适合当这个容器,宇智波斑都不行,唯有日向花水觉醒了仙人眼和一部分仙人体,这样母亲一定会很高兴……

黑绝最后深深地看了日向花水一眼,如一滩黑水般隐匿在岩石里。

不能让羽村发现。

“如果我是错误的,那我的族人!我的父亲付出的努力,岂不是都是错误的!”大筒木舍人无法接受现实,忽然之间他抓住了一丝机会,癫狂地笑道:“不是,大筒木辉夜姬不该存在,你若是羽村,怎么能让她再次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他后退几步,完整的转生眼已经让他能够操控月球的轨道。

“我要让十尾彻底毁灭!”

错了一个。

他要完成第二个理想!

强大的瞳力在昏暗的世界也似乎能发出光芒。

刚做下这个继续毁灭世界的决定,大筒木舍人的后颈忽然一疼。

【花水……】

他不甘地失去了意识。

一手刀劈晕作死的舍人,出现在他身后的日向花水接住他。看着平时正常的舍人变成疯疯癫癫的样子,日向花水也很头疼,大筒木羽村这张免死金牌用不了太多次啊!

雪白的睫毛掩去冰冷之色,日向花水再次看向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脸上多出优雅矜持的笑容,“你们怎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他从“大筒木羽村”状态切换回来。

演技完美√

千手柱间松口气,放下随时结印的手,“那个少年疯起来的样子有些可怕。”他这辈子真没见过哪个人动不动就想毁灭世界,偏偏这个少年确实有这个能力!

宇智波斑的眉头拧死,“花水,杀了他吧。”

日向花水的声音放轻,透着一丝难为情的意思,“我和他已经结婚了。”

宇智波斑:“……”

你还要不要脸,说好的悔婚,结果跑来结婚了!

“等等,花水——”千手柱间反应过来,下巴脱臼,“大筒木舍人是大筒木羽村的后裔,你是大筒木羽村的转世,这场婚礼应该不作效吧!”

“这是我欠他的。”

日向花水低头看了舍人一眼,记起了对方安排婚礼的每一点喜悦。

那是舍人最真实的心情。

在感情角度,他确实对不起大筒木舍人。

转生眼控制月球的危险一日存在,他们都不会放心大筒木舍人保留转生眼,谁也不能确定对方会不会想要再次毁灭世界。就如同火影忍者的结局,宇智波佐助断了一臂,并且决定一生都不去接回手臂,这样双手就无法施展解开地爆天星的术印。

所谓的信任。

是要加上一把锁后才能存在的。

日向花水想到了一个方法,对他们露出决心已定的笑容。

“他去日向一族居住,实在不行,我对他施展笼中鸟的咒印。只要到了地球,舍人的转生眼就无法控制月球的轨道,你们不用怀疑这一点,如果转生眼能办得到远距离操控月球,当初大筒木羽村也不用带领族人移居月球。”

千手柱间怔忪,完全没想到他会选择这个回答。

长久以来对花水太过理智的印象扭转,千手柱间想到大筒木舍人屡次要黑化,却都被花水打断,最后又怨又恼的模样,忍不住大笑起来。

“木叶欢迎他!”

忍界之神展现出足够宽广的心胸。

他相信日向花水能够看住大筒木舍人,也相信那个少年的本质不坏!

这下子三人里,两个选择保住大筒木舍人,宇智波斑被千手柱间的反水弄得青筋直冒,“你们不打算杀他就算了,连眼睛都不挖下来吗!”

日向花水不疾不徐地说道:“这双眼睛可以带给他超影级的实力,日后他留在木叶,木叶算上你们、我和他,就有四个超影级了。”

宇智波斑沉声道:“你就有这么大的把握,认为他不会捅你一刀?”

“以前的我没有,现在的我稍微有了一些这种自信。”日向花水的脚下漂浮离地,抱着白发少年,“我相信等我们把大筒木辉夜姬的问题解决,他就没有这个理由再毁灭世界了,柱间,斑,我们去城堡那里商议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花水的身影飞离他们的目光。

千手柱间拉上生气的斑,好说歹说地想把他劝上去。

宇智波斑甩开他,恼火地说道:“出了问题,你就等着和地球同归于尽吧!”

不理会千手柱间的木龙,宇智波斑踩着浮空的小型天体前往城堡。

木叶迟早被你们两个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