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听了大壮的话,云中岳不以为意的说道:“大壮哥,你就在下面等着我,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了。”

“少侠,可使不得!你是没有见过那猴王的厉害,上次我和老父差点儿就被它打下悬崖,这东西在悬崖上如履平地,行动敏捷,可不是我等能够比的。所以我看还是两个人一起好有个照应。”大壮善意的建议到。

“大壮哥,你就放心吧!如果我连一直畜牲都对付不了,那这些年就白修炼了不是?我想它总没有天蚕宫的大长老厉害吧,好了大壮哥,你就在下面等我就行了。”云中岳说道。

“好吧!那少侠可要多加小心啊。”大壮想想也是,云中岳连大长老都收拾的了,想必应该可以对付猴王。

云中岳将绳子系在腰上,然后就开始攀爬起来,说是攀爬,其实云中岳只是需要在陡峭的崖壁上寻找两三个接力点而已。云中岳一纵身就已上升了三四十丈高,然后迅速的脚尖在崖壁上一点,就在借力的一刹那,整个人又升高了几十丈,如此三五下交替,要注意就来到了最近的一株大树旁。

底下的大壮已经被云中岳的轻功给惊呆了,他张大了嘴巴,抬头愣愣的望着云中岳,一时竟然忘了将酒坛系在绳子上。

云中岳看大壮在那里发愣,于是大声喊道:“大壮哥。快把酒坛系好。”

这时大壮才回过神来,赶紧将酒坛系好,云中岳飞快的将酒坛提上来拴在了树枝上。

就在云中岳刚到树上时,周围放哨的猴子就发出了警报,一时间整个山谷响彻了猴子急促的嘶叫声。云中岳看着不断围拢过来的猴子,他也不忍心下杀手,他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强盗来抢它们的酒了,就不应该再去伤他们的性命,所以云中岳只是利用自己真气外放的本事在自己体外形成一个巨大的护罩将大树和自己保护起来。接下来他去下一个酒坛,然后在树洞的底部用真气戳出一个小洞,接着那树洞里的猴儿酒就带着无比的醇香流进了酒坛里。不一会儿酒坛就装满了,云中岳为了不浪费,赶紧用真气堵住了口子,然后就开始准备接第二坛酒了。

“什么人胆敢盗取本王的美酒,本王饶不了你。”就在云中岳刚准备放第二坛酒的时候,那猴王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并且气的是咬牙切齿。

云中岳感到太不可思议了,一只猴子居然开口说话了,正经过后云中岳说道:“猴王,我只是来取两三坛酒,并无与你为敌的意图,放心我取完酒就离开,以后再也不来打扰了。”

“本王知道了,一定是那老猎人和他儿子带你来的,真是岂有此理,上次我之所以没下杀手,是看在他们没有杀害过我的子民才故意放他们走的。没想到你们人类这么贪得无厌,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了。”说罢猴王就飞身向着云中岳跳了过来。

云中岳看这猴子的跳跃就知道此候绝对是修炼多年的高手,于是不敢大意赶紧向真气护罩输入了大量的真气来增加它的强度。

“嘭!”猴王速度极快的撞在了隐形的护罩上发出巨响,然后它就被弹了回去。身在空中猴王感到阵阵的诧异,这个人类的实力为何如此之强,而且为什么撞击过后会有大量的金色真气出现?它不由得呼吸急促起来。

“小子,你究竟是谁?为何你的真气是金色的?”猴王急切的想弄清楚此人和自己当年的主人是何关系,因为它只见过主人的真气是金色的。

云中岳也感觉到此候来历非凡,于是也不隐瞒,直接说道:“我叫云中岳,我的真气是无上天尊为我转化为金色的。怎么你也知道金色真气的来历?”

听完云中岳的话,猴王不淡定了,一下跪在地上说道:“我就知道主人不会死的,肯定还活着!请你快告诉我主人在哪里?”

“谁是你主人?”云中岳一头雾水的问道。

“我的主人当然是无上天尊了。”猴王说道。

“什么?无上天尊是你的主人?那你认不认识五行灵兽?”云中岳吃惊的问道。

“我当然认识它,你见过它?它还活着?”猴王问道。

“当然,他现在和我可是结拜的弟兄,而且他就住在我的家里。”云中岳说道。

“太好了,我还以为他死了,这下我可以找他喝酒了。”猴王说道。

“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在这山林里躲着不出去?”云中岳疑惑的问道。

“当年我还是一只小猴的时候受了伤,是主人将我带回去救了我,并且传授了我一些皮毛功夫,而且还帮我开启了灵智,所以我学会了人类的语言。后来我主人说要大事发生,他要和五行灵兽去办事,就要我回归山林。我当时也很想和他们一起去,可是主人说我实力太低去了只有送死,就不要我去,同时他告诫我不要仗着修炼了功夫就为非作歹。我无奈就来到这里做了猴王,但是我一直谨记主人的教诲,所以我一直呆在这里没有出去过。看来你是主人的弟子了,那你能不能带我见见我主人?这些年我一直想着他,因为没有主人就没有我的今天。”

“说实话我也没有见过他,当时他只是封印了一部分真气在密室里,他就是用这些真气帮我转化了血脉和真气的。”云中岳说道。

“唉!看来主人还是不能和我相见。”猴王不由得沮丧起来。

“其实你不必伤心,因为我和我大哥,就是五行灵兽,我们都知道无上天尊还活着,只是一时脱不了身。当时在密室里,他的真气幻化的灵身对我说过,等我实力再强一点儿就可以进入天界了,所以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去,到时候我带你们去天界,说不定就能找到无上天尊了。”云中岳宽慰道。

“真的吗?太好了,我早就想我主人了,我们什么时候走?”猴王有了希望,就又变得兴奋起来。

“我们下山住一晚,明天一早就准备回去了。对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云中岳说道。

“你是我主人的徒弟,那自然就是我的少主人了,你就叫我猴头儿就好,当年这人就是这么叫我的。”猴王自我介绍道。

“那怎么能行!你和我大哥当年就在一起,我怎么能这么叫你?要不你给我当二哥吧?我就叫你二哥,你叫我三弟,如何?”云中岳说道。

“不行!我经常听天蚕宫的弟子说话,他们可是用二来讽刺别人愚蠢的,不行!不行!我看不如你给我去个名字,以后就叫我名字吧!”猴王说道。

云中岳没想到他还知道二是用来骂人的,于是只好为它取了一个名字:“我觉得你酿的猴儿酒堪称琼浆玉液,我看你不如就叫候琼玉吧,你看如何?”

“虽然名字有点儿女人的味道,不过倒也贴切,先暂时这么叫吧。将来我再求主人给我取个霸气的名字。”猴王同意了云中岳为它取的名字。

“那好!我就叫你琼玉了。”云中岳说道。

“琼玉,你看这酒……”云中岳接着又打起了酒的主意。

“既然是一家人,这就就是你的酒,随便取,正好我也要和你们两兄弟喝一杯,外面那些酒可比不了我的酒好。”猴王说道。

接下来云中岳将三个大大的酒坛装的满满的。那猴王要离开这里了,也有些不舍,毕竟这些猴子都是他的子民。接下来他将所有的猴子都集合在一起,然后发出猴子特有的叫声,其余的几百只猴子都眼含泪水的哀鸣着,显然是不想侯琼玉离开。经过一番安抚众猴子才对着侯琼玉唧唧的叫着。

侯琼玉安抚好了猴子们,就眼含热泪的下到了地面。

“我已经对他们说了,以后多为你们两父子留意那里的猎物多,哪里有危险。不过我希望你们以后永远都不要伤害我的子民,还有以后要是有猛兽攻击他们,你要帮它们除掉作恶的猛兽。以后你进山,我的猴儿们会为你们带路的。”侯琼玉对大壮说道。

大壮已经被震惊的无与伦比了,就感觉自己是来到了神话的世界。很久后他才郑重得对侯琼玉说道:“猴王请放心,本来我们父子就该感谢你上次的不杀之恩,所以,以后但凡是你的猴儿们来找我,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来帮他们。”

安排好这些,云中岳就带着侯琼玉跟随大壮下山了。(未完待续。)